•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th id="7kgxe"><track id="7kgxe"></track></th>
    <tbody id="7kgxe"></tbody>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tbody id="7kgxe"></tbody>
  • <em id="7kgxe"><object id="7kgxe"></object></em>

    <tbody id="7kgxe"></tbody><li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li><rp id="7kgxe"></rp>
  •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
    您的位置:

    首頁> 古典武俠> 【妖界淫游傳】【完】

    【妖界淫游傳】【完】 - 【妖界淫游傳】【完】

    妖界淫游記第一夜-1

    每天早上,玲瓏都是在香火繚繞的環境中醒過來。她咳兩聲,揮走頭頂上空的幾樓白煙,咒罵一聲:「奶奶又在燒香了!」她奶奶信佛,每天早中晚三柱香,虔誠得不行。玲瓏這個長在新時代的小女生,當然不信這一套,只覺得煩得很。早上洗手臉,換過衣服走出房間,奶奶見了,叫玲瓏過來一起拜佛。

      「我不要!」玲瓏干脆地拒絕,重傷奶奶的心。

      「干嘛不要,你過來。對佛祖要虔誠,這樣你才有好報!沽岘嚢櫭、搖頭說:「我和小珊約好了要去看電影,現在已經晚了!」奶奶繼續說:「哎哎,不孝女啊。你不知道咱們玉家祖上玉山大師,當年可是有名的高僧,就是因為玉山大師積德,咱們玉家才有這幺平順幸福的生活啊!沽岘噯枺骸改棠,你那幺崇拜玉山大師?伤呛蜕邪,怎幺成了咱家祖上了?」「呃……」奶奶一時語塞,過一會想通了,叫道:「他先結婚后出的家!」再回頭找玲瓏,小丫頭早就跑出家門了。

      什幺玉山大師,什幺高僧大德,都是奶奶騙人啦,反正她就是不信!

      玲瓏跑到空地上小區,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早餐就跑出來,肚子現在餓得很呢。

      和小珊約好是十點在電影院門口,現在才九點二十,她搭公車去的話也來得及。

      既然時間不急,那就先買個面包,在汽車上吃吧。

      想到這里,女孩走到小區門口的便利店,拿了個菠蘿面包,再加一罐酸乳,結了賬走出來,突然定住腳。商店的門口,停著一只白色的小東西,毛絨絨的,不知是誰掉了玩具。玲瓏往前走一步,想過去撿起來?墒悄切|西突然動一下,嚇了她一跳。

      是活的!

      一個女孩,一只動物,就隔著幾米的距離,對視起來。

      玲瓏這才看清,這小東西通體雪白,只是腳下有點臟,粘了些泥巴。身上、頭上干凈得很,一根雜毛都沒有。一雙溜圓大眼,閃著金光慌忙,初時有些慌張,但很快又轉成好奇地眼神,歪著小腦袋打量玲瓏。

      「好漂亮的狐貍狗!」女孩驚嘆。

      小東西聽到,身體一僵硬,眼神也透出幾絲兇光。

      玲瓏覺得好玩,往前走一步,小狐貍狗馬上退一步,她再走一步,小狗再退一步……就這樣,小狗總是離她三米多的距離,但也沒有跑掉。玲瓏忘掉和小珊的約會,跟小狗玩起你追我躲的游戲,轉眼就退到了小區的大門口。她彎起嘴唇笑,對小狗說:「你過來,我給你面包吃!」小狗又退一步。

      就在這時,突然響起一聲刺耳的車笛,提醒玲瓏這已經到了馬路上。她抬頭一看,有輛大卡車迎面開過來,離她倒是有些距離,但是小狗就待在卡車前行的線路上。

      「小心啊,快跑!」她大叫,腳卻不自覺地動起來。

      她好像,是想去救一只狗吧……反正后來就是眼前片金光,什幺都不知道了。

      玲瓏有點后悔,雖然那只小狗很漂亮是沒錯啦,可是為了救狗,把自己十五歲的花樣年華也搭進去,就有點得不償失了。對了,她現在是死了嗎?怎幺還是有思維的?

      吱吱吱,聽到有聲音,還有,嘴里嘗到很甘美的味道,既然有感覺,應該不是死了吧。

      玲瓏緩緩睜開眼,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只覺得自己是躺著的,臉的上方有兩盞明燈。不對,不是明燈,是眼睛,金色的,閃著幽光。

      「呵!」她一驚,發現自己是被人吻著的。

      「你醒了?」清清脆脆的男孩的嗓音,帶些笑意。在玲瓏頭上的人直起身體,離她遠一點,也就能看清他的臉了。

      「你是誰?」玲瓏驚恐地坐起來,還好衣服都在身上。

      無故被個男孩偷吻有些生氣,但是看到他的容貌之后,又松了一口氣。

      好歹,是個小帥哥,損失不算大。

      不,不是小帥哥,是絕世小帥哥!

      她盯他的臉,然后不自覺地,自己的臉紅起來。這男孩,長得真好看啊。皮膚比她還要白幾分,應該是和她差不多的年紀,但是看不出青春痘的痕跡,光光滑滑,漾出溫潤的光澤。眼睛大而明亮,睫毛好長,一眨,就像小扇子在扇。

      「你認不出我是誰嗎?」男孩粉唇張合,有點失望。

      「我不認識你!沽岘嚴蠈嵉卣f。

      「啊,你今天早上和我玩了那幺半天,都認不出我來,太傷人心了!」男孩蹙額,粉紅的嘴嘟起來,像果凍那樣,感覺qq的。

      玲瓏突然覺得很渴,很想喝水。但是她不好意思說。

      男孩望她,望一會兒,又笑了,說道:「算了,反正那時我也不是這個樣子。

      你認不出來也不奇怪!顾钢缸约旱难劬φf:「雖然樣子變了,可是眼睛不會變哦。我呀,今天早上在居民小區里見到你,你還說要給我面包吃呢!沽岘囌f:「我那時是要喂一只小狗的!鼓泻⒛樢话,說:「我是狐貍啦,狐貍和狗你都分不出來嗎?」「不是都屬于犬科嗎?」「不對,不對!我們狐貍一族更漂亮,更優雅,更高貴!」他說這話時,心里好虛,千萬不要叫狼大哥和狗大哥聽到啦。

      玲瓏發覺得這男孩很可愛,也許是個好說話的人,便問道:「請問這里是哪里?」男孩說:「這里是桃花園啊!埂柑一▓@是哪里?」「桃花園就是桃花園啦!拐f了等于沒說,玲瓏又問:「呃,是哪個小區嗎?請問離我家遠嗎?我可以回家嗎?」男孩聽她說要回家,幽幽地笑開,說:「人類要是進了桃花園,就別想回去了!埂冈蹒圻@樣說!你要綁架我嗎?」玲瓏有點驚慌,「你不是會販子嗎?」長得這幺漂亮的男孩,竟然干這種事!

      男孩笑道:「哎呀,你還是不明白嗎?桃花園是異于你們人類世界的地方。

      你來了,就走不掉了!顾f著,離玲瓏越來越近,馬上就要貼到玲瓏的臉上。

      「嗚,你要干什幺?」女孩后腿,扯開一點空間。

      「你身上有香味,很香很香的味道,看得出來,你有很好的修行!埂甘茬坌扌,我沒有修行過啊!沽岘囈蚕氩怀鲎约荷砩嫌杏檬茬巯闼,倒是香火煙味挺濃的。

      男孩眼睛一亮,問道:「你家祖先是不是和尚?」「呃,你怎幺知道,雖然我奶奶總是說,但是我不太相信……」「這就對了!你身上留著和尚的血,難怪這幺香!鼓泻⒂秒p手扣住玲瓏的肩,不讓她再亂動。他將鼻子湊到女孩的頸窩,嗅來嗅去,嘆道:「好香,聽說和尚肉吃了可以提升功力!埂改莻……是唐僧肉才有這種功效吧?」「只要是和尚,多少都有作用,要看他修行的深淺了!埂竼鑶,我不是和尚!埂改闵砩嫌泻蜕械南阄,就證明有功效!埂竼鑶鑶,我不是食材啊!沽岘嚩家蕹鰜砹,因為男孩不只是聞,還用舌頭舔她的脖子,好怕他一時激動,會用牙齒咬她。剛才說話的時候她就注意到了,這男孩的犬齒很尖。

      「嘿嘿嘿,你不想被吃吧,那還有另外一個方法,也可以哦……」玲瓏顫抖地問:「什幺方法?」「和我交合吧!顾f完,用一只手撥她的衣服「不要,我要回家!沽岘噰樋蘖,「你不要碰我,我要回家,啊……」男孩的手鉆時她的衣服里,隔著胸衣,蓋在她的左胸上。

      「哇,看不出你瘦瘦小小的,還挺有肉的嘛!」男孩笑起來,再度把玲瓏推倒在床上,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牙,四頂尖牙整齊對稱,可以隨時刺穿女孩的動脈!改愎怨缘穆犜捙,和我做愛會很舒服了,等我的功能提升到能當桃花園的老大時,我會帶你回人界玩一玩的!拐Z罷,長指一揚,撕裂了玲瓏的上衣。女孩里面只穿一件純白的胸衣,秀著花邊,很可愛,卻與她頗為豐滿的胸部不符合。

      「嗚嗚嗚,你不要這樣……放過我吧!沽岘嚳薜脺I水流成一線。

      「你呀,別哭了,沒覺得現在口干舌燥,肚子里像是點了一把火,燒得很難受嗎?」玲瓏用鼻音問道:「你怎幺知道?」她從剛才就感覺身體有些不對勁了。

      男孩得意一笑,陰陰地說:「當然知道,我剛才吻你時,把口水喂給你喝了。

      你不知道狐涎是很棒的春藥嗎?所以啊,就算你不想和我做,你的身體也忍不掉了……哈哈哈……」「嗚,你好卑鄙!鼓泻⒉徽f還沒覺得,他指出來,她便覺得肚子里真的燒成炎炎烈火了?诤每,看著他粉紅的唇就想咬上去,還想再喝他蜜味的口水。

      玲瓏咬著嘴唇強忍欲望,但那只狐妖卻一點都不想忍,他的手指摸到胸衣邊緣,來回地撫摸幾下,然后掀起罩懷一角,指頭鉆了進去。女孩的乳房被尖尖的指甲碰到,嚇得叫疼,「你、你不要刺傷我!」她可憐地說,眼圈紅紅惹人憐惜。

      男孩啞聲說:「好,我不傷你,只要你聽話!顾皖^,吻住女孩的嘴唇,舌頭伸進去,比她暈睡時更加熱烈地吻她。

      「嗯……嗚……」這應該不是玲瓏的初吻了,因為她剛才已經被狐妖吻過,但是對她來說,這是清醒的情況下,第一次被男孩吻。呃……不是人類,至少是公的動物吧。玲瓏根本沒時間替自己委屈,因為這小狐妖的吻技實在太好,她被他推倒在床上,舌頭舔過她口腔內的每一寸,勾起她的小舌,交纏吮吸。又喝到了,甜如蜜的口水,混著說不清的香味,不算刺鼻,但是聞到之后,整個人都被吸住了,恨不得將自己溺死在這濃濃的馥香中。

      不知不覺之前,女孩的雙手環住男孩的脖子上,身體緊緊貼合,就連呼吸也變得奢侈。吻得太久,直到快要憋死,狐妖終于放開她,讓兩個人都喘一口氣。

      「哈……哈……」玲瓏說不出話來,眼睛瞪大,但是瞳仁卻朦朧渙散,仿佛是人在夢里,還沒醒過來。

      狐妖比她回復得更快,雙手撐在女孩的身體兩側,臉就懸在她上面,嘴角彎著,粉色的唇瓣比剛才更艷,變成櫻紅色。

      「琉璃,我的名字叫琉璃!埂赴?」玲瓏恍惚地問。

      「我叫琉璃,你要記住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你叫什幺?」玲瓏不想說的,但是嘴巴不自主地就張開了,「玲瓏!沽鹆Т浇沁值酶,露出一口白色的小牙,四顆犬齒閃爍出炫目光芒。

      玲瓏心跳得好快,因為這個男孩美麗的笑容,或是因為了她喝下去的狐涎產生的效用,她解釋不清,因為小腹那里的熱火燒得更旺,簡直要痛起來了。

      「好難受!古⒉话驳貏恿藙酉麦w,雙腿的內側相碰,產生奇妙的感受。

      「啊……」她輕哼,因為琉璃的手摸到她的大腿根,將裙子提到腰側,露出里面的內褲?蓯鄣乃{色內褲,邊上鑲著一圈天藍色的花邊,一看便知是小女孩穿的東西。

      琉璃壞笑,用指甲勾起邊緣,然后慢慢地探入,一寸寸地摸到女孩的花心。

      碰到兩片柔軟的嫩肉時,玲瓏不安地叫起來:「你、你要做什幺?」「你說呢,玲瓏?」琉璃的清亮的聲音壓得好低,帶著濃濃地魅惑,傳入女孩的耳朵中,令她的心狠跳一下。

      「我不知道啊……我從來都沒有……嗚……」他的手指居然伸進去了。她以為自己會被琉璃的尖甲給刺疼,但是感覺到侵入到自己身體時的東西,好像很圓潤,像蛇一樣地靈活。

      「哎,你在干什……啊……」小狐妖的手,入到好深的地方,一路上東摸西撫,意外地讓人感覺舒服。她覺得自己小腹的痛楚減輕了幾絲,尤其是他用指腹刮蹭內壁的時候,甚至會升起幾絲快感。

      「嗚……嗯……」玲瓏無意識地嬌吟,隨著琉璃手指的動作,小穴也會跟著翕張,配合他的節奏。

      男孩在里面摸夠了,將手指撤出,玲瓏睜開眼眼,遲疑地問:「已經結束了?」「不,早著呢,呵呵……淫亂的小玲瓏!顾f著,動手撥下女孩的內褲。

      「我才不是……啊……」以為琉璃已經退出去了,可是他脫掉她的小褲褲之后,再返回來繼續撫摸她的下體,捏捏脆弱的花核,又突然地刺入花穴。玲瓏被那轉瞬間的快感嚇到,因為那一刻,她覺得身體好像過電一樣,比剛才被他摸的時候還要舒服。

      「這是怎幺回事?」她才問出口,琉璃的手又有新的動作,猛地刺入深處,又猛地撤出來,再刺入,再撤出,越來越快……快得讓她無法反應,只在很短地時間內就被人拋上快樂的高峰。

      「天……啊……啊……啊……你慢一點……啊……」玲瓏的小嘴溢出聲聲呻吟,只因為私處被男孩挑逗得太過快樂,里面的嫩肉都要為之跳躍起來,「啊……不行了……」腹內的旺火,慢慢地往下燒,聚成一股熱巖,如潮水般地向下滾去。她覺得有什幺東西要爆發出來,身體也跟著抽搐不停。

      「啊啊啊……」女孩尖聲叫起來。

      小腹中形成一股股淫水,頃刻間泄流而下,延著甬道,在手指和內壁間的細縫中奔涌。琉璃感覺到了,咧開唇笑,然后倏地抽出手;ㄑㄍ蝗皇プ钃,里面的淫水便被高壓擠著,噴泄而出。

      好像是小孩子在尿尿似的,女孩的花穴里,猛地射出一股水柱,噴到好遠的地方。她的腿上,腳上,還有他的身上,都沾上淫水,弄得濕淋淋的。

      玲瓏覺得委屈,嚶嚶地哭了起來,「嗚……嗚……都是你……你干嘛要那樣對我……」好丟人,在第一次見面的男孩子面前尿出來,而且他還長得那幺好看。

      「哇……我不要見人了!」越想越難過,她干脆哭號起來。

      琉璃哭笑不得,只好將女孩抱起來,像是抱一個娃娃那樣,讓她的頭倚在他的頸窩,雙手環在他的脖子上,雙腿分開,纏著他的腰,小屁股則坐在他的腿上,形成二人緊密勾纏的姿勢。

      「好啦,好啦……不要哭……那不是尿,你沒有尿啦……」「嗚嗚……那是什幺?明明好大地一流……」「都告訴你不是啦,別哭了,我沒有笑話你的意思!埂改、那是什幺?」「愛液啦,女孩子都會有的東西,如果沒有,就不好了!埂笧槭茬鄄缓?」玲瓏聽到琉璃的安慰,松了一口氣,她雙手不再環得那幺緊,與男孩離開一點距離,臉對著臉,正好看清他漂亮臉蛋上邪魅的笑容。

      女孩的表情,充滿好奇,很想知道那些她以前沒有經驗的事物。琉璃見了,喜歡得不行,他彎唇笑道:「因為啊,如果沒有那些水,你會很痛的?」「什幺痛?」玲瓏剛說出口,便感覺到自己的肚子痛了起來。剛剛琉璃用手指在里面插弄的時候,痛楚緩解了一些,現在他什幺都不做,便又疼開了!竼琛顾咭宦,不安地動動屁股,卻感覺到自己正坐在什幺硬硬的東西上面。

      「咦?」玲瓏低下頭,下面明明就是琉璃的腿啊,難不成是因為他帶了什幺皮帶之類的硬東西?

      「玲瓏……」琉璃低低地喚她的名字。

      「什幺?」女孩抬頭,瞧見他金色的眼中,好像燃著星星火花。

      「我忍不住了!埂溉滩蛔∈茬?」玲瓏不明白他為何要這幺說。

      琉璃苦笑,這種事情講給她聽,不如做給她看。他雙手抱起女孩,讓她的屁股稍稍地抬起,這樣他被壓住的命根子才得到空間站立起來。玲瓏摟緊琉璃,豐滿的胸部貼在他的胸口上,感覺到下面有個硬硬的棒子刺到她的私處。

      「這是什幺?」她無知地問。

      琉璃抽出一只手,扶起自己的分身,對準女孩的花瓣,她已經分泌出大量的愛液,所以現在進去絕對沒有問題。

      「這個啊,是我的寶貝!」男孩壞笑,但是女孩的頭支在他肩上,所以看不到他的臉。

      「什幺寶貝……」玲瓏慌起來,因為琉璃又在碰她的私處,而且還用棒子在戳她。

      那個東西很熱,又很硬,要比琉璃的手指厲害得多。她想看,但是他摟緊她,不叫她亂動。硬棒的頂端慢慢地鉆進她的身體里,就是剛才琉璃用手伸進去的地方,好大,好粗,他怎幺能這樣對她!

      「不,不要,你不要這樣!」女孩驚恐地叫起來,扭動身體,想要逃開。

      「別亂動了,玲瓏。你乖乖的,這樣我們都能好受些!沽鹆У氖滞现⒌耐尾,然后逐漸地放開,這樣就能靠她自己的重量,慢慢地往下沈。巨大的硬棒侵入她的花縫中,先是頭部,接著是后面的長莖,一寸寸地,被女孩包容進去。

      「啊……疼啊……不要!」玲瓏受不了被撕扯的疼痛,眼淚直掉。她想站起身,想要離開這個壞狐妖。

      可是她的腿還沒使上力氣,琉璃卻用雙手按在她的腰上,然后用力地往下一按。

      「啊啊啊……」女孩發出尖利地慘叫。

      巨棒在瞬間沒入身體,仿佛將她撕成了兩半。

      「嗚嗚……嗚嗚……」她無助地哭泣,因為實在受不了那疼,比剛才肚子里著火時還要難受。

      琉璃卻松了口氣,騰出一只手,撫著女孩的臉,替她擦去淚水。

      「好了,別哭,馬上就會不疼了!埂竼鑶琛蹒蹠惶邸愫脡,你為什幺要這樣對我……啊……」玲瓏哭得不能自己,長到這幺大,從沒遇到這幺倒霉的事情。她的眼里盈滿淚水,根本看不清東西。她只知道琉璃金色的眸子正在望著自己,閃著明亮的光,好像他的眼睛永遠都像星星那幺亮。

      「別哭了,你是第一次,女孩第一次都是會痛的,馬上就會好……」琉璃湊近,親吻玲瓏的眼睛,吸走咸咸的淚水。唇舌緩緩移下,滑過鼻子,來到女孩的唇畔,最終吻上顫抖的唇瓣。

      他又把舌頭伸進來,吸她的口水了。玲瓏吸吸鼻子,被動地接受,嘴里發出聲聲嗚咽,像是一只受到欺凌的小獸,可憐兮兮地哀哼著。琉璃說過,他的口水有春藥的作用,但是這藥的味道確實很好喝,漸漸地玲瓏也開始吸起小狐妖的口水,饑渴地,想得到更多那散發出濃郁香味的春藥。

      「嗚……嗯……」她閉上眼睛,盡情享受這個深長的親吻。

      過了好久,男孩才放開她,鼻子頂著鼻子,只有嘴巴離開短短的距離,唇瓣上掛著的銀絲都沒有扯亂,隨著重力向下彎,慢慢拉長,越過下巴的時候,終于斷開。

      「好些了沒有?」琉璃輕笑地問,唇角上掛著水珠,一閃一閃的。

      玲瓏羞澀地搖頭,她還是很疼。

      琉璃又問:「喂給你那幺多口水,除了有發情的作用,也有止疼的作用,你怎幺還會痛?」「就是……很痛嘛……里面,被撐得好大……可不可以拿出來?」「那可不行哦!」琉璃陰笑起來,捧起玲瓏的臉,又輕啄一下,說道:「我可不能再忍了,所以要開始了!」「什幺?」玲瓏還未弄懂男孩所說的開始是指什幺樣的開始。

      他卻用雙臂環住她的腰,兩手正好拖起她的臀部,然后向上抬起。

      「啊……」女孩慌亂地叫。因為他抬起她的過程中,插在體內的粗棒在脫離中與肉壁成型強烈的摩擦。那個東西太粗,移動起來也非常困難,琉璃按她坐下去時,用了不小的力道,所以抬起她也同樣要使些力氣,「啊……啊……別這樣……」玲瓏眉頭擰緊,卻只能無措地任琉璃胡來。那根粗棒,蹭著女孩的嫩肉,她可以明顯地感覺到粗大的頭部走到哪里。

      「嗚……啊……」好不容易,終于要全部撤出去了。女孩還沒喘上一口氣,琉璃卻停下來,緊接著又將手移到她的腰,再次按她坐下去。

      「不……」玲瓏慘叫,害怕自己又要體會一次被撕碎的痛苦。

      琉璃在她耳邊低沈說道:「別怕,不會痛了……」她不信,淚水涌出眼眶,等著劇痛來襲。但是奇怪的現象發生了,真的沒有那幺痛。琉璃沒有騙她,雖然粗棒并沒有變細,還是很兇猛地插進她的身體,但是令她痛不欲生的感覺卻沒有再次發生。

      「哈……哈……哈……」女孩嬌喘著,雙手無助地環住小狐妖的脖子,啜泣道:「你為什幺要這樣對我?」「這樣不好嗎?」琉璃淡笑,用手拍拍玲瓏的小屁股。

      她一動,體內的肉棒就在里面磨,觸電似地,被刺了一下。

      「啊……」女孩地吟叫透露出她的變化。身體在磨蹭中,從肉縫里有水流出來,沿著她的腿根,流到琉璃的腿上。她潤滑得很好,所以不可能會疼,剛才那幺痛苦,可能是因為處女膜破裂的關系吧。

      琉璃懶得去深究,他覺得自己的分身都要炸開了,急需要通過快速的沖刺來緩解這種疼痛。他說道:「我動了!」沒等玲瓏回答,便又抬起她的身體,讓自己的分身來到女孩的淺處,這一次退出,比剛才還要快速,快感就像是電流,在瞬間穿過兩人的身體。

      「哇!」玲瓏驚叫,不知道這是什幺滋味。

      馬上,琉璃又按下她,狠狠地,將肉棒戳進她的體內,整根沒入,F在玲瓏終于明白他所指的「開始」、「要動」是什幺了,就是將粗棒插進她的里面,撥出來,然后再插進去,再拔出來,再插進去……如此簡單重復的動作,琉璃做得異常熟練。雙手緊緊地扣著她的臀部,讓她不停地抬起、坐下、抬起、坐下。

      「啊……啊啊……啊……啊……」玲瓏抑止不了地吟叫,琉璃得動作越來越快,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快。上上下下地動著,嘴巴張開,無助呻吟。

      上面的嘴叫著,下面的小嘴則不停地流出晶瑩的液體,在小穴與肉棒的摩擦之間,透過細逢,源源不斷地涌溢出來。噗噗、啪啪、噗噗、啪啪……混著她的嬌吟,在兩人周圍回蕩。

      「不……啊……啊啊……!慢一點……啊……」玲瓏受不了如此快速的節奏,整個人上下搖擺,頭都被晃暈了。身體的疼痛減輕了,可是熱度卻不斷攀升,她的皮膚上浸出層層細汗,在震動中,匯集成滴,再甩得四處都是。額頂的汗珠流到眼里,有點疼,弄得她原本就濕潤模糊的眼睛更看不清東西了。

      「琉璃……求你……慢一點吧……啊……」妖界淫游記第一夜-2她說什幺,男孩都不聽,只是抓著她的腰,逼她跟著動作。

      好熱,身體快要起火燃燒了。肚子里面,被巨棒頂來頂去的,也不知道會不會破掉,而且她還能感覺到,里面不斷有水流出來,流到下面,弄得屁股都是濕淋淋的,很不舒服。

      「哦……嗯……我不要了……」玲瓏叫起來,雙手抱緊琉璃的脖子,在他頸后交叉。也許是因為太無助,也許是因為太激烈了,她的手指蜷起,指甲對著男孩的皮膚,在身體顛簸中,劃出一道道血痕。她無意,但也給了琉璃小小的痛苦。

      「哇……」男孩終于覺得痛了,輕哼一聲,卻并不肯減緩速度。

      這女孩小小的身體,輕得像只小貓。他抱著她,用下體不停地往上頂。這種姿勢有點,但她的小穴又太銷魂,恨不得一直這樣下去。狹窄的蜜穴,將他的分身緊緊包容,豐沛的淫水,起到充分潤滑,所以進出時,雖然要用些力氣,但也不會有阻塞之感。他插入時,還可以聽到女孩發出的聲聲嬌嚀,更增淫靡氣氛。

      「啊……太快了……我受不了……」聽啊,她又在叫了。好像是抱怨,但是聲調那幺媚骨,似乎是很享受呢。

      琉璃笑起來,突然停下所有的動作。這時男孩的分身只有一半在玲瓏體內,她懸空半蹲,頓時失去支撐,自己又坐下去,吞下整根陰莖。

      「啊……」女孩,哼一聲。然后停下不動。

      過幾秒,她擦擦眼睛,終于看清琉璃了。這男孩,瓷白的臉上透出幾絲紅潤,顯得更加漂亮,大眼睛,眨啊眨地,深深凝望著她。

      「你怎幺……停下來了……」女孩羞澀地問。

      「因為你總是在哭啊!埂赴?」「你總是說不要啊,太快啊。我聽你的,干脆停下來,這下你舒服了嗎?」「怎幺會這樣?」玲瓏扁起小嘴。

      她哪里舒服,簡直是更難受了。他在抽插的時候,她還感覺自己是靈動的,是活躍的,就算被火燒,也有欲望釋放的痛快?墒乾F在呢?他一動不動地,只是將肉棒捅在她的里面,像是一塊大石頭,把她所有的快樂都給堵住了。

      「我……」我不要這樣啦……玲瓏的肚子更難受了,里面有水,想流流不出,極不舒暢。她想讓琉璃再動起來,卻不好意思說出口,只是搖搖小屁股,讓自己與肉棒產生位置的變化,這極細小的摩擦,只能給她微弱的快感。

      不夠,她要琉璃那種痛快淋漓地沖刺!

      「琉璃!」女孩哀哀地叫他。

      可是男孩卻只是壞笑,櫻紅的唇高高揚起,看她難受的樣子。

      其實他也很痛苦,分身的根部被女孩的小穴口緊緊夾住,險些讓他泄出來。

      但他強力忍住,就是為了給她小小地懲罰之后,再更加凌厲地教育她。

      「我已經遵照你的要求來做了,你還不滿意嗎?」「不、我不要這樣,琉璃你欺負我!」玲瓏搖頭,淚珠從眼眶里甩落,滴到琉璃的臉上。

      他微笑著,用雙手捧起女孩的臉,讓她與自己對視,深深地望入對方的眸中,讓她的眼仁里只有他的景象。

      「你嫌我欺負你?」「對!」玲瓏帶著哭腔地說。

      「我怎幺欺負你了?」「你把粗粗的東西插到我的肚子里,而且……而且還讓我好難受!埂改悄阕约和顺鰜戆!古⒁е齑,過了半天,才說:「我、我還想要那個……」「要什幺?」「要你動起來!」她一說,大滴的淚珠滾落,清秀的小臉上,布著一層薄薄的霞色,掛著淚痕,分外惹人憐愛。

      琉璃很想咬她一口,表情卻淡淡地說:「我累了,你想要的話,自己動起來!顾妥粍,粗大的分身停在女孩體內,感受她里面細微地抽動。

      玲瓏委屈地看琉璃,見他一點行動的表示都沒有,哀哀地說:「我、我不會啊……要怎幺動?」小肚子里面堆積了好多的情欲,她太需要那種快感來消除欲望了。

      「這還不簡單!鼓泻潖澊,身體向后倒去。這下子玲瓏失去依靠,孤零零地坐在琉璃身上,他可以從下面,一覽無余地觀察她身體的每個細節。光滑的白腿分開,只有私處與他相連,嫩紅的肉瓣露出一點點,時不時地抽動。陰部長著幾根稀疏的毛發,顯出純情的性感。小腹平坦,腰肢纖細,再往上看,腹部以上,便是一對飽滿的椒乳,頂端艷紅,小小的一顆,隨著胸口的呼吸起伏微微顫抖。

      琉璃暗自想著,他的手不算小,但是要單手包裹住她的一只乳房,似乎也有些費力呢。

      「還不想動嗎?」怕自己盯著女孩的胸部太過出神,他開口,揶揄她道:

      「你不是很難受嗎?動一動就會好很多!埂肝摇沽岘囈ба,用哭得水汪汪的眼睛盯著琉璃,說道:「你不要笑話我!埂肝覟槭茬垡υ捘?」「因為這個姿勢很難看啊,像是要上廁所似的……」「哈哈哈……」琉璃發出狂笑。

      她劈開雙腿蹲坐的樣子是有點像啦,可是這幺可愛的小女孩,就算是恩恩啊啊,也還是可愛。

      他一笑,小腹那里也跟著顫動。玲瓏就坐在上面,感覺到體內的肉棒也在微微抽動。

      「啊……」她輕哼,閉上眼睛,覺得自己還是非?释欠N摩擦,那種激烈的快感,真的好舒服!她睜開眼,嘟著小嘴說道:「我動了!埂肝夜Ш虬胩炝!剐『冻鲼刃,太歡迎她這個決定了。

      女孩咬著下唇,小手撐在琉璃的肚皮上,雖然手腳都發軟,但是慢慢地抬起臀部這點力氣還是有的。她顫巍巍地翹起屁股,羞得小臉變成了粉紅色。啊……粗大的東西,緩慢地滑出來了,肚子里積了好多水,似乎也在抬起的過程中,往花穴下面涌。她很擔心這個樣子會被琉璃取笑,說她像個小嬰兒一樣,小便都管不住。

      但琉璃什幺都沒說,只是看著她,笑得好陰邪。他好壞,都不幫她一下!

      女孩現在生氣了,也不管會不會丟臉,猛地彈起來。那根粗棒徹底地脫離開她了,因為阻塞的東西突然消失,里面的淫水在瞬間涌出一大股。嘩地一聲,淋在臀下的男孩身上。

      「啊……」玲瓏叫起來,閉上眼睛都不敢看了。

      她怎幺,會變成這個樣子!

      嗚嗚嗚……好丟人,不要活了!

      琉璃等了半天,她卻不肯動了,只是分開腿跪在他肚子上面,用手捂著臉哭。

      「你又怎幺了?」他忍著耐心問。

      「好丟人……」妖界淫游記第一夜-3男孩翻個白眼,說道:「哪里丟人了?沒有人會笑話你的!埂缚墒恰沽岘嚨男∈址珠_一條縫,露出半只眼睛,問道:「你不會告訴別人嗎?」「這幺私密的事,我干嘛要告訴別人?」對哦,如果是她,肯定不好意思對別人講,她和一個男孩子這樣那樣了。玲瓏松口氣,放下雙手,彎腰問琉璃道:「我還要繼續嗎?」「當然,要不然你還會難受!古Ⅻc頭,曲腿將臀部對準備男孩的分身,想要再插回去?墒撬男⊙ㄌo,肉棒一旦退出去,就馬上縮起來,再也插不回去了。著急中,玲瓏伸手去捧琉璃的分身,突然發現,這個東西比她想象中要粗大很多,她好奇地低頭看,終于瞧見這個侵入自己的巨物是何樣貌了。

      「!」她嚇一跳。這幺粗粗的一根紫紅色的棒子,長在琉璃的肚子下面,他平時都要這幺帶著它嗎?「太、太粗了……我不可能再把它放進去的!古Ⅲ@恐起來,如果剛才就是這個東西在她體內,那她沒有被捅壞,還真是奇跡。

      琉璃無奈地苦笑,就知道處女比較難搞。但是玲瓏的身體太香,他和她做了之后,就感覺到能力源源不斷地灌滿全身,比吃了人參靈芝之類的補藥還要管用!

      「進得去啊,你剛才不是坐在這上面了嗎?」「不,這怎幺可能?」眼見玲瓏又退卻了,琉璃挑逗地問道:「你不肯做的話,那就自己忍著難受了?」「哎?」她剛才只顧上害怕,聽到琉璃這幺一問,又想起來身上的欲火難耐了。小穴中還不停地有水流出來,順著大腿根滴下,在催促她快點行動?墒,要她怎幺把這幺大的東西放進去!

      琉璃等不耐煩了,只好再次坐起來,苦笑道:「好了,也許現在叫你主動是太早了。我不為難你,乖乖地躺下,我來就好……」他說著,將女孩推倒在床上。

      「啊,你要做什幺,!」玲瓏力氣沒有男孩大,只得被琉璃壓在下面。他低頭,吻住她的嘴,再次把狐涎注入到她的口,讓她的頭更加發暈!竼琛瓎琛沽鹆У氖稚爝M她的小穴,在里面攪動,挖出好多淫水。她的肚子跟著抽動,馬上就要高潮了,他卻突然停止。

      「快點啊,繼續……」玲瓏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幺,只是催著男孩不要停止撫慰。

      琉璃魅惑地笑道:「好,馬上就給你最好的東西,這次不許說不要哦!埂肝乙瓎琛古⒌碾p腿被分得好開,折到肚皮上,琉璃按著她的腿根,使得陰部高高翹起,殷紅的蜜穴暴露在他的視線之下;ò昕蓱z地翕動,在渴求男人的慰藉。

      「我上了!」琉璃說一聲,挺腰,對準女孩的陰道。又粗又圓的龜頭抵在花瓣外面,左右動動,分開兩片嫩肉瓣,沾滿體液后便慢慢地往里鉆。

      「啊……啊……啊啊……啊……」玲瓏發出連串哼吟,忍著被侵入的不適。

      好不容易,最大的圓頭進去了。她還沒來得及適應,琉璃突然發力,借著自己的體重,猛地壓下,剎那間,整只巨棒齊根沒入。

      「啊啊!」玲瓏哀叫,尖銳得刺得人耳痛。

      緊接著,男孩便展開全速地攻擊,疾速地退到淺處,再快如閃點地頂回去。

      后退,頂進,后退,頂進……每次一都是幾乎全部退出,又近乎整根地頂入。

      「啊……啊……啊……啊……」女孩發出的哀叫極富節奏,除了刺激和狂瘋,再也想不到別的了。

      太快了,快得她無法承受。肚子被頂得像果爆開,身體也被男孩拖著,在床面上反復摩擦。這一回琉璃做得比剛才更加激烈,對于初識云雨的玲瓏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

      「啊……啊啊……!我要死了……啊……不……」雖然琉璃不許她說不要,可是這幺強烈地做愛,他會不會把她插壞?她會不會就這樣暈眩至死?

      「嗚嗚……啊……不要……啊……」雖然答應過琉璃不會抱怨,但是激情達到極點,玲瓏又嚶嚶地哭起來。眼淚,鼻涕齊刷刷地流下來,弄得小臉蛋都臟了。琉璃覺得她這樣子可愛到暴,但他急于釋放欲望,也便沒有再停下來安慰。

      「你還……沒有好……啊……啊……」玲瓏頭暈眼花地問。

      「快了,再一下下……哦……你不要夾得那幺緊!」感覺女孩的甬道越來越窄,即使里面仍然有豐沛地淫水潤滑,但琉璃卻需要更用力才能到達里面。小穴里面的嫩肉有彈性地律動,層層肉壁好像一只只小手在按摩著他的陰莖。

      好舒服……比自己用手來解決不知舒服了多少倍。

      「你可真是個寶貝……啊……」琉璃贊嘆,自己也走到了窮途末路。

      他捧高女孩的小屁股,最后狠狠地頂了幾次。

      「啊……啊……啊啊啊……」玲瓏的小腹開始猛烈地抽搐,全身都在沸騰,「不,啊啊!」她的眼前有煙花似地星星在跳動,絢爛地綻開。

      男孩低聲地吼叫,停止了一切地動作。他壓在她身上,弓著腰,臀部抽動,將炙熱的液體注入到她的體內。

      「啊……」玲瓏還不明白這是怎幺回事,只覺得肚子里面熱得發燙。那根硬硬地東西,邊抖邊射,將更多的熱液灌進腹內……剛剛還是滿室地吟叫,到這一刻,全化為低啞地粗喘。琉璃趴伏玲瓏的身上,慢慢地,等著心跳恢復到正常地速度。剛才那一場情愛,說不出地痛快,使他的興奮一直持續,不停地回憶經歷過的每一個激情瞬間。

      「嗚……你能不能不要再壓著我了?」玲瓏忍了半天,這會終于抽出點力氣說話了。

      琉璃歉意地笑問:「很重嗎?有沒有被壓壞?」「壓壞沒有,但是很重……」玲瓏再單純也明白方才自己和這男孩在做什幺,激愛過后,她再面對琉璃,總覺得別扭。

      「對不起啦!」琉璃用手支起身體,將重量從女孩身上移開。

      他們的下身還連在一起,所以男孩動作時,分身也在女孩體內滑動,脫出一點點。

      「啊……」玲瓏的陰部分外敏感,如此細微地摩擦,竟在體身掀起驚濤駭浪。

      她的臉刷地一下紅透了,雙腿不知是該分開,還是該并攏!改、你快點拔出去啦!埂甘茬?」琉璃瞪著大眼問。

      「把你的東西拔出去啦……你放里面很久了……」玲瓏越說聲音越小,用雙手貼在自己臉上,真的好燙好燙。

      男孩見她這樣子,挑起眉梢笑開,「好啦,這就出去!顾f完,攔起女孩的一條大腿,使她的雙腿分得好大,暴露出腿芯地旖旎風光?蓯鄣鼗ò暌虺溲兊眉t艷,像是吸飽了露水的紅玫瑰色,性感得要死。

      琉璃貪看這美好的風景,半天沒有動靜。

      玲瓏的腿都酸了,又催道:「你還不出來嗎?」「哦,動啦,馬上就出來!鼓泻⑿σ恍,慢慢地,從女孩的身體中退離。

      分身因為射過精,比之前要縮小了不少,但是移動地過程中,肉皮貼著肉皮地磨蹭,還是給二人帶來了相當強烈地刺激。

      怎幺會這樣?他剛才結束一場性愛,馬上就又想要她了……分身在離開女體的那一刻,里面積蓄了多時的體液,撲哧一聲滾涌出來,混著男性精液,弄得下體泥濘不堪。

      「!」玲瓏叫一聲,想也知道下面發生了什幺事。

      她的臉更熱、更紅,一想到她流出那幺多水,全叫琉璃給看光了,就羞得想要找個地縫鉆進去。

      「你可不可以不要看啦!」見琉璃一直坐在那里不動,只盯著她的屁股看,玲瓏有些惱怒地說。

      男孩聽到她的話,扭臉看她!改氵@幺可愛,我舍不得移到視線呢!顾f著甜蜜的話語,眼睛瞇成月牙型,金色的瞳仁看不真切,但眸子的閃光卻一絲不減。

      「討厭,琉璃是色狼!」玲瓏嬌聲斥道。

      琉璃哈哈笑幾聲,低頭湊到女孩近前,低聲地說:「我不是狼,是狐貍,妖界最具魅惑之力的狐貍!埂改怯衷蹒蹣?」玲瓏噘嘴說:「你就會占女孩的便宜!埂负呛,可愛地玲瓏,你到我手上,就跑不了啦!埂覆灰,我想回家,你已經得到你要的東西了,放我回家吧!沽岘囅肫鹱约禾幵谖kU的地方,還無故被男孩奪去了清白,想想又委屈起來了。

      看到女孩這個表情,琉璃明白,剛才喂她的那些狐涎,藥效似乎過去了。時間有些短呢,以前對別人用媚術時,效果能持續三天以上!有好多人不是因為欲望無法紓解,饑渴而死;就是縱欲過度,力竭而亡。

      可是這玲瓏,只不到一個時辰,便回復了清醒,看來道行不潛呢!

      好,太好了!和這樣的女孩子做愛,才能得到最好的功力!

      「玲瓏……」小狐妖綿綿地叫一聲。

      玲瓏聽到,骨頭都要酥了,「你、你干嘛?」「你想回家嗎?」「當然想啦,你現在就放我回去吧!埂覆恍,現在不行!埂笧槭茬?」「因為你還沒有幫我到底!沽鹆镑鹊匦﹂_,像是一朵盛開罌粟花,艷麗無雙,卻也陰毒無比,「和我做愛,直到滿一百次,那樣我就放你回家!埂覆灰!」玲瓏搖頭,往后退了一點點。她這一動,腿芯處又涌出一股熱液,沿著大腿根往下流。剛才那次,她就累得像是死過一回,琉璃說要一百次,那不是要了她的小命?

      不行,絕對不行。

      想到這里,她手腳并用地爬到床邊。

      琉璃則舒展開身體,懶洋洋地問:「你要去哪里?」女孩瞪大眼睛,看他舉高修長的手臂,向后彎了幾下。消瘦的前胸,露出歷歷可數地肋骨。他皮膚白嫩細滑,但是小小的胸珠卻是明亮地粉色,小小地兩顆,分外可愛。玲瓏眨一下眼,怪自己又被琉璃的男色迷惑。視線向下移,突然定住。

      那個……他小腹下面,高高舉直起地那根粉紅色的棒子,不會就是剛才一直在她肚子里面戳來戳去的東西吧?

      「你……你……」玲瓏磕巴地說:「你的小雞雞為什幺會這幺大?」琉璃好笑地說:「它變硬之后就是這幺大啊!埂覆粚,我見過我家小侄子的雞雞,才沒有你長得這幺畸形!」「畸形?」琉璃歪著頭問:「你說我長得畸形?」「對!哪個男孩像你長得這般畸形的!」「玲瓏,你不知道就不要亂說哦,我會生氣的!」男人的那里大才好,她這個小處女懂得什幺啊。

      男孩一步一步地,朝著女孩地方向移去。

      「你不要過來!」玲瓏轉身要下床跑開?墒撬齽傄慌ど,琉璃突然加速,身形一閃,便抓住女孩的胳膊!赴!」玲瓏嚇得大叫,她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動作,怎幺眨眼就到了近前!「你放開我!」她扭動、掙扎,就是不喜歡自己被他困住。

      「不放!我好不容易找到你這個寶貝,我死都不會放手的!」琉璃說著,想把玲瓏拉回到床中央?墒桥⒏静慌浜,一心就想要下床,拉扯中,她沒把握平衡,啊地慘叫一聲,摔下床去。嗚……地面上好涼,又硬,皮膚貼上,就像沾到冰似地難受。

      「玲瓏!」琉璃叫她,跳下床檢查她有沒有摔壞。

      「嗚……你欺負我!」玲瓏嗚咽,眼淚撲簌地抱怨。

      男孩無奈地苦笑,「我哪里欺負你,是你不聽我的話,還想著要跑!埂肝揖褪且,誰愿意被你關起來!」說到這里,玲瓏又要爬起來。

      琉璃再也不許她亂動了,雙手抓住她的兩只胳膊,逼她面對他,頭一低,吻上女孩的唇。

      「嗚嗚……不……」他又開始喂她口水喝了,只要那甜甜地蜜汁一進肚子,她就會變得不像她自己。玲瓏不想喝,可是那甜美可口的蜜汁灌進來之后,她又忍不住地想要多吸一些。

      兩個人在地面上吻個不停,直到女孩快要背過氣去。

      琉璃松開一點,讓玲瓏透幾口氣,又輕聲問道:「你還想走不?」「要走!」玲瓏還是沒忘。

      琉璃冷哼,才不叫她如愿?磥砻詼珱]有灌夠,他作勢還要吻她。玲瓏扭臉躲開,使出最后的力氣想要甩掉男孩的束縛。這一下,真的把琉璃給惹怒了。

      「好!我溫柔地對你,你卻不知我的好意。那我再也不理你要哭要鬧,只要我高興了就行!」他像拎小雞一樣地,將女孩抱住,起身要回到床上。

      玲瓏尖叫,好怕他又要用那樣粗碩的肉棒插進她的身體!覆、不要……我不要再來……」她不安地亂動,給琉璃制造障礙,還沒回到床邊,就險些摔倒在地上。還好琉璃力氣大,將女孩困緊,扔到床上,然后自己壓住她。

      「啊……」玲瓏的臉被壓在床面上,鼻子都撞痛了,「嗚嗚……你不要把那根大肉棒放進來啊……我會被你扯裂的!」她的聲音從布料中透出來,悶悶地。

      琉璃此刻卻一點都不心疼她,「女人的身體彈性大得很,怎幺可能被扯裂!顾麆邮痔鹆岘嚨钠ü,從后方對準還在流水的小穴口。女孩再怎幺扭動都是徒勞無益,因為那根肉棒總是跟著她,不停地撞擊。

      玲瓏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她臉趴在床面上嚶嚀哭泣,稍微停了一下,便被琉璃逮到空隙。粗大的龍首擠進小縫,用力地一頂,整根肉莖就插進了女孩的甬道。

      「啊啊!」凄厲地吟叫在空中回蕩。緊接著,就是聲聲地呻吟,「啊……啊……啊……啊……」一聲接一聲,連綿不停,而且越來越快。

      這種背后式的姿勢,似乎特別合琉璃的胃口。他的屁股像是上了電的馬達機,堅定有力地沖入女孩體內;ㄑɡ锩娲嬷罅康囊,抽插幾下之后,就從肉縫間源源不絕地被帶出來。水花濺到二人的臀部和大腿上,伴著嬌吟和拍擊聲,氣氛爬升得比第一次要快很多。

      「啊……啊……哦……不……!」玲瓏無助地叫著。

      剛才琉璃那幺兇,她好怕他會故意弄痛自己。但是幾個來回之后,被他侵入的不適很快就被有節奏地快感給淹沒了。怎幺會這樣?比前一次還要強烈!肚子里面的那個粗棒,感覺更粗了,每一次進去,都狠狠地刮著里面的嫩肉,使她以為自己會被他撕碎。

      「慢一點……琉璃!你會插壞我……!」玲瓏揚起頭,又哭又叫。

      但是琉璃只顧他自己,不但沒有緩下速度,反而變本加厲地沖刺得更快。

      「不要……不要……會壞的……我要死了……」玲瓏叫得嗓子嘶啞,直到叫不出聲。她大聲地喘氣,不得不翹起屁股,讓男孩的插入更加順利,這樣她也會好受一些。這樣下去,真的會死……他戳得那幺用力,幾乎要把她的陰道給磨破了。玲瓏害怕地想著,卻感覺不到痛。酸酸麻麻、熱熱辣辣,以前從來沒有嘗過的感覺在四肢百骸中激蕩。

      漸漸地,她連害怕也忘了。所有的感官全部退化,只剩下陰道還是有知覺的。

      那幺強烈,那幺痛快,那幺興奮,那幺愉悅……那幺地,快樂至極!

      玲瓏以為自己到了天堂,這種快感會永遠持續下去。琉璃這樣殘酷地對她,卻把她的魂魄都給勾得上了天。

      「啊……」她張開嘴,無意識地叫一聲。

      身后地攻擊驟然停下,再后來,就是熟悉地熱體射入體內。他又把那又粘又熱的東西注進來了,這個可惡地家伙。

      「琉璃……」想罵的話到了嘴邊,竟成了綿柔地一聲呼喚。

      男孩抽動幾下,將精華全數噴出。他喘息一陣子,比剛才更快地恢復體力,發現和這女孩做愛,似乎永遠都不會嫌夠。她像是一只寶壺,只要他把公身插入,精力就會源源不斷地涌入他的身體,比吃靈藥仙丹不知要好用多少倍。

      「玲瓏,你真是個稀世珍寶!」琉璃激動地在她的后背親吻,印下一串串淡紫色的吻痕。

      「哈……放過我……」女孩吐出殘破地言語。

      「不要,我不會放,你死心吧!剐『裏o情地拒絕她。

      他從她身上退出,然后抱她到床中躺好。女孩的體力早就被榨干,連動根好指的力氣都沒有了。她以為他已經做完,該放她休息,好好地睡一覺了。但是沒過一會,腿間傳來陣陣騷動,是琉璃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里攪動。

      「你……」玲瓏虛弱地說:「你要做什……幺?」「好好愛你!埂覆弧灰!埂敢,你要聽我的!」琉璃用手指挖出好多濁白的濃液,是他剛才射在她里面的。他笑著,把指頭湊到玲瓏的嘴邊,掰開她的唇,將濃液摸到她的舌頭上。

      「這是你的流出來的好東西,美味吧?」「討厭……」玲瓏又氣又羞,但什幺也做不了。

      她像是實驗室里的青蛙,被人分開雙腿,釘在實驗臺上,任人宰割。琉璃則用盡各種邪肆的方法來折騰她。他歇夠了,就拉開著她做愛,做完了,又不給她休息。每次釋放之后,他就會變換一種姿勢,繼續下一次的情愛。她躺著,趴著,跪著,倒立著,側臥著……像個破布娃娃,被男孩任意地欺負凌虐。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開始還記得清楚,但到了后半夜,便只能在半夢半醒,半生半死間游蕩了。

      不知道這樣快樂又痛苦地折磨持續了多久,到最后,玲瓏就是睡著,琉璃還是可以在她身上尋求快樂。

      這個女孩的體質太特殊了,他的功力竟然提升了好幾倍。頂上之前一百年的修行了!

      快速地抖動臀部,深深地抵在玲瓏地花壺底部,又是一次爽快淋漓地射出。

      琉璃緩緩地抽出分身,看到女孩早就睡死過去。他無奈地咧嘴笑,因為少了她嬌媚地呻吟,快感也失了幾分顏色。

      「好了,今天就放過你。嘿嘿,好好睡吧……」他在玲瓏的臉上親一下,然后躺在她的身邊。今天到此為止,等他白天養足精神,晚上再來繼續!

      小狐貍想得挺美。

      可是天剛蒙蒙亮,他的家中就有訪客到來。來人是個長發的高個男子,一進到琉璃的家中,身后似乎有輕風繞身,吹得及袂飄飄。

      「銀,什幺風把你吹來了?」琉璃不悅地說道。

      「琉璃小弟,你見到我,怎幺擺出這幺難看的嘴臉,不高興我來看你嗎?」「哼,你和我的關系有那幺好嗎?幾百年都沒見你來我這兒一趟,怎幺今天就過來了!菇凶鲢y的美男子淡淡一笑,「聽你的話,就知道你曉得我過來的原因,我也就不跟你客套。聽說你剛剛在人界得到一個寶貝?」「你聽誰說的?」「大家都在傳,這桃花源只要用外人進來,生人的味道隨風一吹,誰都聞得到!沽鹆О迤鹉樥f道:「那你猜對了,我是得了個寶貝,但是我不想給別人看。

      這里沒有你的事,快走吧!」「你太傷人心了,琉璃……」銀不徐不疾地說,慢慢踱步到琉璃的近前。

      小狐妖警覺地后退,腳下卻被什幺東西絆住。

      「!」他發現自己的腿被枝藤纏住,越掙扎,就纏得越緊,「死阿銀,快放開我!」銀幽幽地笑,淡然道:「小琉璃,論功力你是比不過我的。所以還是乖乖地在這里待著吧,這柳枝過兩個時辰就會化去,不必擔心!顾f完,就要往琉璃的屋里走。

      「你要哪里?」琉璃瞪大眼睛叫道,「不許你動她!」銀回頭,甩了個媚笑,「我偏要動!咱們這兒的規矩你知道,有好東西不能獨吞,不然后果自負。昨夜里你也逍遙夠了,功力也長了不少,該知足了!沽鹆а蹨I含淚地說:「玲瓏是我找到的,她是我的,你不要搶走!埂冈瓉硭辛岘噯?」銀把女孩的名字反復地念幾遍,笑道:「果然是寶物名字。這寶貝我帶走了,不是搶,而是分享!固一▓@的各路妖怪神靈,都聽說了玲瓏的事情。

      他們個個摩拳擦掌,想要嘗嘗外界來的靈女子的滋味。

      自銀把玲瓏從琉璃處帶走之后,這女孩,還有好多好多的美男子,要一一「認識」呢!

      妖界淫游記第二章-1

    女孩由深陷在五彩斑斕的夢境中,夢中那個有著圓圓晶亮眼睛的男孩那幺的邪惡……那些支離破碎的歡愛場面一幕幕電影般在腦海中不;胤,羞人的快樂仿佛現在還停留在自己體內。

      「嗯……」女孩嗚咽一聲,幽幽轉醒。抬起酸痛的不像話的手臂遮擋住刺眼的陽光……陽光?為什幺會有陽光?

      女孩張開眼睛隨即又瞇起,橘紅色的太陽普照下,清風拂動,耳畔卻傳來聲聲鳥鳴,顯然這是一處庭院。

      適應了一下女孩再度打開眼眸,映入眼簾的畫面卻比聽起來更加美妙。碧綠的荷塘上浮著一大朵一大朵的白蓮花,偶有震動彩色翅膀的蜻蜓立于之上,顯得悠閑又怡然。遠處一架雕欄如畫的漢白玉橋,后映著橘紅碩大的夕陽,點點余暉照映,猶如身在畫中。自己頭頂上方郁郁蔥蔥是顆柳樹,萬條絲絳垂下,被清風拂起的嫩黃柳條兒垂的及低,幾乎瘙到了她的眉眼。身下青草的腥甜香氣,絨絨的碧草舌頭一般舔著自己的身體,舒服的整個人懶洋洋的。如果忽略身體酸痛不適的話……想起為何如此模樣,女孩臉頰一紅,猛地坐起身子,卻「哎呀」一聲險些軟倒。坐起身來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竟然未著寸屢,本來瑩白如雪的皮膚上點點紅痕,既曖昧又妖艷,這是……琉璃二字赫然閃入腦海,還有那雙靈動至極的金色眼睛!

      隨即腦袋有些昏沈的跪坐起身,秋水般的大眼眨巴眨巴,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她……她她她昨夜不是被那琉璃……女孩咬住下唇,臉頰火燒火燎……可是此刻為何身在這里?

      一個大大的陰影飄然來至身前,她愕然抬頭望去。在夕陽的余暉中一個男子穿著寬袍大袖的衣衫,披散著長長的頭發直立在自己身前,幾乎擋住了所有的光線,夕陽昏黃的余暉幾乎是為他嵌了金邊一樣。他……絕對不是琉璃。雖看不清面貌,可是她卻肯定。

      女孩渾身一顫,慌亂的環顧四周,看看可有掩體之物,她,她可還光著身子呢啊……可是事與愿違,身周除了青草便是香花,別無他物。

      「玲瓏……」一把陌生卻及其溫柔悅耳的聲音夢一樣飄入她耳中。玲瓏再次抬頭看去不知他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字,那男子卻接著道「可是要衣衫?」「厄,是……」玲瓏紅著臉頰,不敢瞧他,無論如何自己如此模樣被他全部瞧在眼里還是尷尬得很,盡管人家看起來沒有絲毫邪惡念頭。

      「雖然這里沒有季節分化,可是夕陽即將西下,也別著涼了才好!鼓凶诱f罷解開袍子脫下,蹲下身子將玲瓏小心翼翼的裹在偌大的華麗衣服當中,末了還為她將散亂的發絲用五指梳至耳后。仿佛是在做著一件最自然最正常不過的事。

      當那微涼又柔軟的手指碰觸自己的一霎那,玲瓏忍不住身體一僵,抬起頭來,卻望入一雙狹長柔美,碧綠碧綠的眸子當中,混血兒幺?那色澤像是一潭浸在森林深處的溫柔池水,或者是那剔透上好的翡翠,在橘紅的陽光映照下卻有著一絲妖異的美感,他眨了一下眼,卻又轉瞬即逝……還是那樣的柔和又滿含著親切的笑意。

      「你……」玲瓏有些困惑又有些驚慌,他是何人?而自己卻又為何在這里?

      那個琉璃那里去了?一個個問號冒出腦袋,有太多疑惑更不知從何問起。

      「我?我叫銀。而你叫玲瓏,可是?」銀笑起來,那樣的溫柔又和氣?雌饋碇幌袷桥加龅纳倌晟倥谧鱿嗷サ慕榻B,如果……厄,如果此時自己不是被他的衣裳包裹住赤裸的身體的話,這等的詭異。

      這個自稱銀的少年看起來有十八九歲的模樣,他只隨意的蹲在她面前,卻仿佛這是天底下最好看最優雅的姿勢一般,一點也不顯得隨便輕佻。這樣一雙碧綠眼眸,卻偏偏披著瀑布似的黑色頭發。自己身上的衣服雖然華麗輕柔,卻也看出是古代的服飾,除了那雙引人遐思的綠眸之外,哪里像個外國人?再說,外國人哪有這樣東方氣韻的眉眼細致如畫,俊美的好似妖精一般。

      「妖精?……」玲瓏面色又是一僵,那琉璃是只狐貍,那幺此時此處的此人……?

      「呵,是呀。我是妖精,而這里卻沒有一個不是精怪,只除了玲瓏你。所以要小心些,不要隨便被人捉去吃掉才好!广y低聲笑起來,自然是不會說與她知,她是如何從琉璃那里出現在他的庭院。

      「可是,可是我本不是你們這里的人啊……我……」要回家三字還沒有說出口,就被一只好看修長的食指點在唇上。

      「噓……這些遲些再說,現在要緊的事卻是別的,比如你一身青青紫紫狼狽得很,再比如還有一些傷口需要處理。是不是?」銀從她緊握的袍子里拉出她的手臂,這條手臂纖細白皙,只是上面卻布滿紅痕,看起來很像是慘遭蹂躪,更別提頸子胸口那些敏感地帶更是狼藉一片。

      「……」他的眼睛像是有著某種魔力,在他溫柔似水的注視下,玲瓏居然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兒?粗埔娮约呵嗉t的手腕,眼中卻有著類似于心疼的神色閃過,玲瓏緊咬住粉嫩的唇瓣,微微掙動一下,從他大掌中抽回小手,心里卻柔軟起來。這個……厄,妖怪,看起來是個體貼的人呢。

      不知從何處,銀變出一個造型古樸的小盒子。鏤空的花紋雕刻,精致又漂亮。

      打了開來,只聞異香撲鼻,玲瓏忍不住張大眼睛看去,里面是粉色透明的膏體,煞是可愛。

      「這是很好的藥膏,無論什幺傷勢很快便會痊愈,要不要試試?」玲瓏咬緊唇瓣,有一絲猶豫,她看見那個東西就很是喜歡,更別說香甜的味道了,即便是現代的香水聞起來也沒有這個怡人?墒恰徽J得他,他又是妖怪,或許更是那琉璃的同伙,到底要不要相信他?他拿出來的東西她怎幺敢用?

      「這不是毒藥,莫怕!广y好似明白她所想,愈加溫柔的看著她,「你是人,我是妖,你猜我若是想對你怎樣的話,還需要用什幺藥幺?」銀搖搖頭,看起來很是無奈,如瀑的發絲在昏黃的夕陽下看起來居然泛起一層柔和的光芒,莫名的給此人沾染上一種精靈的氣息。

      「不是……我,我沒有懷疑你……」玲瓏結結巴巴的解釋道,臉頰發燙。自己怎幺能這樣想人家呢?人家見你狼狽,好心拿傷藥給你,那看盒子的樣子就知道金貴得很,說不定還是什幺祖傳秘方,怎能不識好人心?況且他說的很對,自己與他強弱對比分明,他要是真存了不良的心思豈是她一個小小人類所能阻止?

      就像……就像昨夜的琉璃……「玲瓏這幺說,我很高興!瓜袷前l自內心的歡喜般,銀拉起她纖細的手臂動作愈加溫柔,專注于處理傷勢的手指一絲不茍到小心翼翼,純凈的眼神里不含一絲邪念。

      「嗯……」玲瓏連忙用空閑的一只手掌死死搗住唇瓣,禁止那曖昧的聲音再次發出。因為他輕而柔的碰觸,像是對待一件易碎的上好瓷器般,可是自己卻不爭氣的感到從手臂攀上一陣酥麻。

      「是我手太涼幺?」銀抬起狹長的綠眸看她,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頓,依舊將那柔滑的藥膏涂遍。他看著女孩忙不送的連忙搖頭,臉蛋燒的能煮熟雞蛋,秋水般的靈動大眼愈加的晶亮瀲滟欲滴。銀,勾起好看的嘴角,一個溫柔的笑容就蕩漾了出來。玲瓏的臉卻更紅了。

      玲瓏!你做什幺?人家不過是漂亮一些,不過是溫柔一些,不過是待你好了一些,怎幺就心兒跳個不停?他對你或許只是像對個小妹妹,所以要鎮定!

      玲瓏在心里對自己喊道,因為此刻不知為何,因為他的碰觸幾乎連身子都要發起抖來,太……太奇怪了。

      妖界淫游記第二章-2

    銀細細將半透明的藥膏涂遍青紅之處,又拉起玲瓏的另一只手臂,置于自己盤腿做起的膝上,神情專注又認真,手中輕柔極了,就怕弄痛了她。一縷調皮的發絲被風兒吹落耳側,拂動在銀頰旁,玲瓏握著拳頭,盡量克制想多事幫他弄好的手。

      「玲瓏?」疑惑的聲音響起。

      「?」她愕然抬頭。

      「我是說,手臂已經處理好了,你抓著衣裳,輪到肩膀了!狗愿劳赉y轉過頭去看向別處,顯得紳士極了,「好了叫我!沽岘嚰t著臉蛋將衣服圍在胸上腋下,兩只細白的小手緊緊在胸前抓住衣衫,就怕它會滑落,然后細弱蚊聲的說道「好了」。

      銀轉過頭來,金色的夕陽映照下,這個女孩淡淡被籠罩上了一層氤氳的光芒,神情顯得柔弱又羞澀,白皙渾圓的肩頭連著修長細嫩的兩只手臂,而……布滿痕跡的鎖骨下方,卻有著一道誘人的深深溝壑,即便是少女緊抓著衣裳企圖阻擋這樣的美景,可是還是會在不經意間讓人發現。銀眼神暗了暗,他當然知道他抱她來的時候,那對渾圓是多幺彈性極佳,幾乎讓他不可一手掌握……但是,現下還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衣服抓緊一些噢,可別露出什幺不該讓人見到的!广y勾著嘴角輕笑,見她緊張的模樣就忍不住想逗她,瞧她發窘臉色更紅更艷似乎是一種享受。

      「原來銀也很可惡!」玲瓏有點咬牙切齒,想不到這個溫柔至極的人物居然也會開玩笑,而且還講得混不在意,意圖窘她。

      銀又復笑起來,好看的眉宇間皆是笑意,似乎心情好得很。玲瓏也放松下來,抬起下巴配合他將香甜的藥膏抹在頸子上。

      「嘶……」玲瓏倒吸一口氣,那處不知怎幺了,即使被如此溫柔的對待還是痛了一下。眉頭皺起又松開,似乎涂上了藥涼滋滋的,沒那幺難過了。

      「痛幺?」銀心疼的問,「都被吸破了皮呢,玲瓏的皮膚真是嫩!广y俯過身去,輕輕吹著。

      「……」玲瓏大窘,不知說什幺要好。卻在他靠近的時候臉蛋刷的更紅的了,像個番茄。他的氣息好聞的不得了,比之衣服上的味道更濃郁,類似一種清新凜冽的花草芳香,思思綿綿的就能滲入心底。

      他的手指來到她的鎖骨上,細細的游走,若不是依舊帶著滑膩的藥物她幾乎以為他是在撫摸。玲瓏忍不住閉起眼睛,卷曲的睫毛都微微顫抖,手心皆是細汗。

      「玲瓏,放松……」銀輕柔的話語如羽毛般掃過她的心尖兒,卻更像是含著溫柔至極的誘惑,令她身子酥麻一片,居然都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僅僅是一句話,他還什幺都沒有做,就有這樣的觸動。

      「嗯……」女孩鼻子里忍不住輕哼一聲,曖昧極了。握著衣衫的小手不知為何一松,絲滑的衣衫略下,露出一只豐盈的渾圓,頂端的小紅莓可憐兮兮的翹立在微風中。

      銀那對碧綠的眼眸一瞇,危險的氣息飄渺得像根本不存在一樣轉瞬即逝。隨即便淡定的抬起挖滿膩滑藥膏的手指輕輕涂抹在她酥胸之上,女孩嚶嚀一聲似是掙扎著想要躲開,卻不知為何終究沒有,只是胸脯兒不住的隨著嬌喘上下起伏,本來就豐盈的玉乳居然蕩漾出一片乳波,晃得人口干舌燥。

      銀好像對此等美景熟視無睹,連表情都沒有絲毫改變,專心致志的仿佛涂藥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情一般。

      柔軟的手指終于襲上那早就挺立的一點,玲瓏身軀微顫,臉頰也嫣然一片。

      她不知道自己怎幺了,他于她,不過是剛剛相識的陌生人而已,可是……可是自己此時卻能夠對他敞所有的秘密,或許是他溫柔如昔的表情,也或者是他輕柔的動作不含雜一絲邪念。

      「玲瓏,還痛幺?」銀輕撫著那顆粉紅的嬌媚小果,它生長在那山巒起伏之處仿佛存在就是為了引人將其吃掉,F在果然經過琉璃的摧殘有著細小的傷口咬痕。

      「還……還好!沽岘囆÷晳。他那樣溫暖的注視,那樣小心翼翼的碰觸,令她羞得不知怎幺辦才好。這個銀不是極度的邪惡便是個真正的正人君子,本來應該曖昧桃色的畫面,經他手沾染,愣是如此的天真無邪。

      借著涂藥之名,銀將身下女孩盡數撫遍。盡管他早已經知道她有多嬌,她有多軟。每一次的輕觸令她耳根都要紅透,緊咬住粉嫩晶亮的嘴唇不肯哼出一聲,連死死掩住大眼的纖長睫毛都微微的抖動。整個人宛如一只可憐兮兮的小兔,卻更讓人擁有去摧毀的欲望。

      銀探出舌尖舔了舔撫摸過那對豐盈的長指,唇邊勾起一個妖嬈的笑意,狹碧眸中的陰翳一晃而逝。

      修長的手指繼續蜿蜒過女孩的酥胸,平坦的小腹,終于來到了私密的深谷處,衣衫早已經盡數撥開,銀眼前真可謂玉體橫陳。

      女孩完全沈溺早羽毛般輕柔的碰觸當中,那觸感所到之處每每能在心底激起一彎漣漪。那樣沒有防備的表情呵,真讓人食指大動?墒倾y卻停頓一下,沒有隨即攻陷那處深深吸引他的甜蜜禁地。

      「玲瓏……這里……」少年有些為難,似乎是不知如何是好。而此時玲瓏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居然早已坦誠在他面前。

      「啊……銀,那個……我自己來就好……」玲瓏大窘,暗罵自己昏了頭的沒出息!快速在銀手中的精致盒子里挖出一塊淡粉色的藥膏,就往私密處抵去,指尖沒入那處誘人的分紅花蕊后卻嚶嚀一聲「嗯……!」然后發現,她她她……她居然在他眼前……做出這樣的事情!并且該死的還覺得有些感覺!天……她干脆不要活了!

      這等類似自瀆的畫面令銀更加瞇起狹長的綠眸,胯間不自覺的已然有了反映。

      女孩嬰兒般剔透的臉龐此刻艷的幾乎能滴出血來,只看她玉嫩的手指正打著哆嗦插在那嬌艷的穴兒中正探進去也不是抽出來也不是……「玲瓏痛的厲害幺?要不我幫你……」出口的話兒卻比平日沙啞了幾分,睫毛低垂掩住眼眸,瞧著那誘人的所在流動著抑制不住碧綠妖氣。

      「不不不……這里……呵呵,的確不太方便……」玲瓏干笑著拒絕他的好意,即便是他真的正人君子得很,她也不敢保證當他那修長好看的手指探入……探入她那里的時候,她不會呻吟出來。

      「玲瓏誤會了,男女授受不親我還是懂得的,既然玲瓏無法自己……嗯,自己來,我也是不好插手!广y一直溫潤如玉的臉龐上爬過一抹可疑的紅暈,看起來純情的不得了,又正色繼續道「但是我們身為妖,有很多事是不必親力親為的!拐f罷很值得信任的一笑,伸出一只手指,居然從那處穿透皮膚生長出一條纖細的,翠綠的枝條嫩芽,蜿蜒著柔軟的卷起一些藥膏,越來越逼近她的花穴處。

      這等奇景玲瓏這輩子也不曾見過,手指上居然能長出蔓藤?

      「噢……忘記告訴玲瓏了幺?我本是樹妖!寡缫斡浀诙-3「你……」女孩身子一緊,下意識的想縮起花穴,奈何那根看似柔軟異常的蔓藤卻堅韌不拔的來至穴口,蠕動著想要往深處深入。

      玲瓏覺得自己好奇怪,是抹藥,只是抹藥而已。而且銀還很紳士的沒有用手碰她……折中辦法是用,用這種東西……嗯……可是不知為何自己卻緊張的不得了,無法放松身體,無法讓它就那幺深入自己。好……好奇怪,因為它的碰觸花瓣都幾乎顫抖起來,明明是毫無生氣的柳條,明明銀他根本沒有動自己,可是……呀……它進來了!

      柔軟無骨的枝條蠕動著擠入女孩嬌小的花蕊,她是那樣小又縮的好緊,幾乎讓他寸步難行……銀呼吸有些急促,食指微動,枝條便有意識的費力爬了進去……好像,好像從那根柳條上生長出無數的小爪,牢牢抓住細嫩的肉芽,它們正在緩慢而堅定的將她撐開……玲瓏櫻唇微啟,小口小口的喘著氣,本就水汪汪的大眼更是波光瀲滟,潮濕的幾乎含著淚珠。那里……那里變得好敏感,無論她怎幺收緊那根軟枝還是堅定不移的勾挑,酥酥麻麻的快感像是一根細線,勒緊了她狂跳不止的心。

      「玲瓏……放松,你這樣我怎幺幫你上藥?」銀的嗓音低沈到嘶啞,面容嚴肅又冷凝,與他招牌的溫暖笑容大相徑庭。

      「銀……那個,不上藥了好不好……?」玲瓏小聲祈求,不知為何這個從開始就溫柔的少年此刻居然令她有戰栗的感覺。這感覺很奇怪……明明這一切從開始就如此的正經,可是慢慢的卻越來越怪異。此時身前的少年看起來神色再如常不過,反倒是自己卻想個別扭的小孩子。

      「可是你里面有流血!埂浮埂噶岘嚬砸恍,不要孩子氣。受傷就要醫治是很平常的事情,難道你不相信我幺?」如果你沒見過天下間最具有安撫力的笑容,那幺請一定不要錯過銀的,這絕對是可以上教科書的典范。

      不知何時身后的柳枝有兩條垂落地上,無聲無息的靠近女孩纖細的腳踝,蛇一般輕柔圈住兩處無辜的腳腕,然后收緊,再輕輕一拉……「呀……」女孩驚呼出來,瞬間細幼的大腿被迫分開,無辜的粉紅花穴毫無遮擋的暴露在銀面前。呀,看,原來已經不知何時流淌出了晶瑩的花蜜……芬芳甜膩的香氣浮動,那處私密的所在看起來瀲滟誘人至極。

      「不乖的孩子會受到懲罰噢!广y修長的指尖點住玲瓏微張的唇瓣,阻止那些拒絕溢出來,雖然他十分想用其他方式令她閉口。

      不對勁的感覺再次涌出,腦中警鈴大作?墒倾y接下來的動作又讓人疑惑起來,又一根細軟枝條穿透指尖挖出藥膏向她探來,他……似乎真的只是想涂藥。

      由于先前的那根枝條將緊致的不像話的小洞撐起,使得第二根進入的不是那幺費力,它們蠕動著深深淺淺的進出,居然一前一后的配合的親密無間。酸麻的感覺熟悉的從小腹處攀上身軀,濕意慢慢蕩漾,居然隨著柔若無骨的枝條勾挑著進出,順著它們滴瀝到地下……「啊……銀,好奇怪……」玲瓏很想扭動小腰配合,卻被僅存的理智制止。

      「乖女孩,再放松一些,我瞧瞧哪里受傷了!广y的聲音像夢一樣漂浮至玲瓏耳畔,更像是一種輕柔的撫摸,不自覺的就能讓人沈醉下去。

      兩支圈住腳踝的枝條無聲無息的酥麻爬上玲瓏的大腿,一圈一圈的纏繞,白皙的皮膚映襯著黑褐色的植物蔓藤顯得妖異又性感。銀忍不住屏住呼吸,眸中妖氣旺盛一下,那兩條纏在她大腿上的東西便開始收緊,將女孩細嫩的腿肉勒的凹了進去。那皮膚真是敏感極了,馬上呈現一道道粉紅的印子,居然有一種殘酷的美感。

      「嗯……」女孩驚慌又似舒服的呻吟出來,她沒有心思理會大腿上傳來的緊縛之感,她只覺得穴兒中的兩根柔軟枝條不知怎的居然脹大了不少,更像是兩只觸手,深沈的進出著……粗糙的樹枝成排的刮過幼嫩的內壁,弄得她渾身止不住的顫抖,「啊……」其中一根的尖細頂端毫無預警的卷住里面的一處突起,令她心兒都揪了起來,「別……啊啊……」她話還沒有說完,它便圈住那塊軟肉輕輕一拉……玲瓏身子反射性的弓起來,大聲的喊了出來。

      「呵呵……」銀低沈的笑起來!负芎玫姆从!埂改恪古堥_迷茫的大眼,那種怪異的感覺此刻尤慎。突然警醒過來,這個人……這個人是在玩弄她幺?想伸出酸麻的手臂去阻止穴兒中肆虐的異物,卻發現自己動彈不了分毫,原來啊,自己雙腕不知何時已經被兩根柳條纏住,扭頭看去,正是自己身后仍在微風中搖曳的繁茂的柳樹!即便是傻子也明白了此刻少年的意圖。

      「銀……別這樣……你是好人!」玲瓏哀求著眼前突然覺得妖氣四溢的俊美少年。綠眸嶄亮的眼眸好似詭異星辰,一樣是溫柔似水的笑容,一樣的和氣如昔的表情,卻透漏出說不出的魅惑之意。只見他一條長腿蹲坐,另一條單膝跪地,顯得舒適又隨意,猶伸展著一只修長好看的食指,那根手指上生長出此刻顯得邪惡萬分的枝條蔓藤,正隨著他手指的微勾在自己體內蠕動……身后的夕陽已經即將盡數沈下,原來不知何時此處仙境一般的庭院昏黃一片,暗潮即將來襲,而他周身流走的碧瑩瑩的妖氣掩飾不住的浮動著,愈加的清晰。

      惡魔啊,原來是只披著天使外衣的惡魔!在黑暗即將來臨之時即將要現出原形了幺?

      「好人……?呵……小玲瓏真會哄我開心!广y笑起來,此刻的笑容顯得詭異萬分,那雙狹長的妖目也閃著令人心悸的誘惑之光,只消看一眼,就帶著你萬劫不復。

      「啊……」天籟一樣好聽撩人的呻吟又復響起,深插在花穴當中的兩根蔓藤再不復溫柔,開始深沈騷動起來,翻騰出滴滴香甜花蜜,女孩弓起身子更像歡迎之至,腰兒扭動似水蛇,跟隨著少年手指的頻率起舞……淫蕩極了。

      妖界淫游記第二章-4

    女孩緩緩被樹枝提起柔軟嬌嫩的身體,身軀已經離開地面吊在空中,手腕上的枝條攀爬至香肩,全身的重量全部依靠四條柔軟卻堅韌異常的綠枝控制,將女孩直立呈現在銀的面前。雙腿曲起,像是小孩撒尿的姿勢,水汪汪蜜穴還含住兩根成年男子幺指般粗細的粗糙樹藤……銀欣賞著眼前淫靡的畫面,慢慢的走近……另一只手附上了女孩粉紅晶亮的唇瓣,緩緩俯下俊逸的臉龐,輕舔她的嘴角!  噶岘嚒股倌昴剜暮八拿,玲瓏想著要拒絕他,可是心中卻已經酥了……「你看,身上的傷口我都照顧好了……還疼不疼?」如果不是兩人此刻曖昧淫蕩的姿勢,這關懷的語氣和話語幾乎就可以和之前他的行為相互呼應,只是此刻!難免不讓人心驚。

      「啊……別別……」女孩哪還能完整的回答他?不知又從何處攀爬過來兩根樹藤,路過平滑的小腹,繼續向上卷住她那兩只豐盈異常的淑乳,不曾停歇的繼續慢慢收緊……將整只渾圓縛住突出,而樹枝的末梢更加襲上那兩點此刻早已挺立起來堅硬如豆的紅莓……胸脯一陣陣的酥麻拂過,令女孩哀叫出來!赴 闷婀帧埂噶岘囉X得奇怪幺?不是應該很舒服的幺……」少年聲音沙啞極了,狹長的綠眸也瞇起來,眼前這個畫面讓他小腹一陣陣緊繃……隨即捉住她白嫩豐滿與其年齡絕對不相符的沈淀玉乳,嗯……手感超乎尋常的好,像是上天的杰作。他有些理解為何琉璃那小子破天荒的將她帶來桃花源!赴 沽岘噵纱鴧s更加向銀手中挺起胸脯,她……她本應拒絕的,可是,可是身體像是著了火般不受控制,下身私密處的兩根東西緩慢又執著的接連抽送,每一次撞擊都幾乎到了深處!

      更別提它們粗糙又挺實的身體……奔騰的蜜液一波一波的涌出體外,連她自己都能感受到順著臀部滑下……嗯……或許已經滴淋到地上……那將是她動情的證據……她居然渴望他碰她……渴望他現在就揉碎她!

      玲瓏咬住唇瓣,發誓不讓自己再發出一聲,淫浪的話兒就在舌尖,她怕她一張口,心中所想就全部沖了出去,再也沒有矜持剩下。

      銀其實是柳樹精,那些糾纏在玲瓏身上的枝條個個與他血脈相連。于是那處緊致的洞穴的清晰觸感愈加的折磨著他……銀瞇瞇眼睛,控制著很想此刻就將她貫穿的欲望。拉下褲子,那火熱的欲龍一下就彈跳出來,甚至那硬端頂部都流出了一滴晶瑩的口水,修長的手指將那液體抹起,喂入了女孩微啟的小小紅唇之內。

      「唔……」女孩本想避開,卻被捉住了下巴,那根帶著那樣曖昧甘露的手指便強硬的探了進來,抵住了她的粉舌,一圈一圈的與她糾纏……「嗚嗚……」她掙脫不開,只好哀求的看他,卻望入了一雙妖異碧綠的眼眸之中,滿含著澎湃的欲望,那是對她的渴望!想到這里居然心兒一麻,不自覺的吸住了他的手指,舌頭與他糾纏到了一起,那是一種麝香的味道蕩漾在口腔,這是他的味道幺?

      「噢……」少年薄薄的唇瓣微微打開,呼出了一句撩人的嘆息。

      少年身子一緊,抽出手指勾出條曖昧的銀絲,毫不溫柔的急切捉住她的胸乳大力的揉搓,火熱跳動的男根抵在她花穴之下前后磨蹭,卻被迅速浸濕,居然潤滑的不能再潤滑。那樣的火熱的溫度讓她身子都酥了……強忍著的呻吟終于溢出唇瓣。

      「嗯……別啊……」像是哀求但更像是某種邀請。

      「玲瓏,我們來做些更快樂的事!广y的手掌游走在她的胴體上,所到之處便撩起一個個火花。

      女孩頭腦再也清醒不起來,她的世界此時已經全被這個少年強悍的占據,他給予的快樂,他給予的誘惑,那樣說不清的感覺啊。覺得自己更像是一根在風中搖擺的小草,無所依傍無所寄托,這樣沒有著落的空虛幾乎讓她嗚咽出來。

      穴兒中的蔓藤陡然再次脹大,「啊……」被撐得更開了,那兩根東西力度也隨之加大,沈重的每一次進出幾乎都能將她粉嫩的穴肉翻帶出來。它們一進一出的頂入,粗凜又執著,嗚嗚……她是不是已經被他們磨破了皮?可是顧不了許多,快樂潮水般從那處酸麻的涌向身體各處,玲瓏不自覺的頭向后揚起,水藻般的濃密黑發飛舞在空中,與身后無數的柳條曖昧的糾纏不清,正如他和她。胸脯兒卻更加向銀手中送去,嫣紅的臉蛋艷的似乎能滴下血來……啊,她……她一定是要昏過去了,深沈的快慰排山倒海,穴兒中開始不受控制的頻頻收縮,可憐的花瓣似乎都在打著哆嗦……不行了,不行了!

      「別……別折磨我啊啊啊啊……」貓一樣的尖細咪嚶,聽的銀一陣陣身子發緊,欲龍漲得更大。而那處緊縮不停的小洞要命的緊夾住蔓藤……銀差點沒悶哼出來,眸色一黯,陡然加快抽送的力度,再次生長出來的一根纖細嫩芽靠近她的私密處纏緊了那粒突起興奮的小珍珠,用力一拉……「啊啊啊……」女孩身子劇烈的顫抖,陰蒂上傳來了尖銳透頂的快樂,花穴中收縮達到了極致,兩根粗壯的樹枝陡然抽出,居然帶出了大量的花蜜,「嘩」的一下奔涌而出,女孩渾身顫抖哭泣著達到了高潮。

      銀再也無法忍耐,扶住跳動不安的欲龍接替蔓藤的位置,一下子整根沒入,享受她高潮中強烈收縮的穴壁!膏拧购镁o……如此的滅頂般的快樂讓他一陣陣頭皮發麻,和連著一股及其純凈的靈氣澆灌在了他深入的碩大分身頂端,舒爽的他一個激靈。

      「啊……」比蔓藤更巨大更火熱的東西瞬間將她填滿,玲瓏連呻吟的力氣似乎都要流失,不要啊……她變得不像她了……「嗯……好大……」女孩嗚咽著,承受著銀如火的欲望,正是如此,卻給她帶來了更加兇猛的快樂。

      他幾乎是一進入就開始抽送,沒有一絲的猶豫。而自己的濕意盎然似乎是帶給他最好的禮物,使他即便是如此的迅猛卻毫不費力。

      銀緊握著她的蜂腰,堅硬的胸口擠壓著她那對被柔軟樹枝勒得突出出來、更加沈淀凸現的嬌乳,胯間的碩大一下下的愈來愈深,每一次進出都像是被無數張小嘴吸吮,快慰極了。女孩呻吟此刻的更加放浪更加不受控制,像是掐著嗓子眼溢出,晶亮迷蒙的雙眸含淚,媚眼如絲,身體幾乎都被情欲崔成粉紅色澤,更別提手臂,雙腿,酥胸那些攀爬勒緊的黑褐色粗糙蔓藤……她的臉龐是如此的純潔,即使身體卻是這樣淫蕩。

      「小玲瓏,喜歡幺?」銀勾起妖嬈的唇瓣看著這個此刻更像是玩具娃娃的漂亮女孩,只是挺動的巨龍卻沒有絲毫減緩的跡象,撞在她白嫩的嬌臀上啪啪作響。

      「啊……喜歡啊……」玲瓏下意識的回答,似乎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說了什幺,雙眼迷離著,連嘴角因為呻吟著來不及閉合而流下一道晶亮的口水。

      女孩被昏昏沈沈的快樂攪得仿佛身在洪流當中的小樹葉,隨著他的起伏而心兒翻騰,隨著他的深入而喘息出聲,再也不知今夕是何夕。

      妖界淫游記第二章-5

    啊……她好奇怪。

      明明剛才已經那樣的快樂的,明明她覺得身體的感覺已經擴張至極限,可是為什幺還猶如身在云端?她整個人一定是要暈掉了,隨著身前少年的一下下深深淺淺的頂弄而暈眩,穴兒中一股股酸麻難耐的快感不住的攀升,她幾乎是要哆嗦了起來。

      玲瓏無助的攀著蔓藤,盡管這樣被吊著應該很難受,可是此刻的她如何感覺得到?只覺得自己所有的快慰都堆積到了一點,那種絕頂的感受不住流竄在四肢百骸……好酸……好舒服……他好熱……好大……將她撐的好開……「嗯……不要了……」玲瓏呢喃著,眼神可憐兮兮的看著身前尤帶笑容的俊美少年,他……是那樣好看,盡管此刻已經完全被沾染上一種類似惡魔的氣息,那樣邪妄。在他懷中自己是小小的一枚,如此的無助。他是那樣兇狠又密實的攻擊著自己,下體「唧唧」的水聲顯得好淫蕩……他微微露齒一笑,居然還是那樣溫柔,然后毫無溫柔的拉起自己的秀發,「嗚……」她整個頭顱被拉的向后揚起,露出了纖美白皙的頸子,銀俯身細細的輕舔,又用牙齒啃食,酥酥麻麻的滲入心底……另一只大手猛地用力擠按酥胸上嬌挺的那顆瑪瑙般的小豆,她身子一緊,傳來又是疼痛又是舒爽的感覺,女孩挺起胸脯「嗯啊……別這樣……」她求饒,嬌穴中卻因為如此更加的收緊,緊的縛住了他無法動彈!

      「嗯……真是個磨人精!广y喘息一下,差點就要精關不守,有些哭笑不得。

      「小玲瓏你還可以再快樂一些……」輕飄飄的話兒騷過耳畔,玲瓏身子幾乎癱軟。

      「要不要?」「要啊……要……」女孩眼神散換,有著祈求,有著無助,有著迷茫的淫色,春潮蕩漾。

      「那應該怎幺求我,不要人教了吧?」銀眼睛彎彎的,有絲絲得意的縱容,這個開始那樣矜持那樣害羞的女孩已經在他懷中變化了……變得禁不住誘惑。

      「嗯……慢一些……啊……」不知為何,身前的男子愈加的孟浪似野獸般,那只碩大進出的速度幾乎瀕臨瘋狂……勾刮著她嬌嫩敏感的內壁,一下下翻騰,她都覺得自己緊的簡直不像話,因為舒爽,因為這樣的刺激而收縮著……而他口中卻口口聲聲的還要再快樂些,啊……那將是怎樣滅頂般的快樂?

      「求你……銀……」軟軟的哀求,弄得人心兒都酥了。

      「很乖。求我什幺?」少年卻不打算放過她。

      「銀……給我,啊……給我更快樂的東西……」女孩哭泣著簡直語不成句。

      「噢?怎幺給呢?」他美麗的臉龐淺笑著,卻是那樣的邪惡。雙手猛地拉她的纖腰,狠狠的旋轉著又頂入了緊密潮濕的花蕊。

      「啊啊啊……用用用這個給啊……」女孩哭喊出來,穴兒中深沈的快感和著胸乳上粗糙蔓藤的緊縛弄得她幾乎要瘋掉。

      「小玲瓏,這個是什幺呢?」一下下緩慢但沈重的頂入,卻始終不給她個痛快,女孩心中猶如千萬只小螞蟻在爬……難受的要死。隨著他每一次的深入而難耐的呻吟出來,扭動著蜂腰,企圖讓那摩擦再強烈一些,她根本不知此時的自己有多淫蕩。

      「是是是……是銀的大肉棒……」「要它做什幺呢?」「啊啊……再那樣的插我……」啊……好舒服!

      「哪樣?」「嗯嗯嗯……狠狠的……狠狠的插進來啊啊啊……」女孩絕望的喊出來,臉頰早已紅的如血,眼睛死死的閉起來,再也不肯看他一眼。天……她真的在他的勾引下一句句說出這樣淫蕩羞恥的話啊……「插玲瓏的小穴幺?玲瓏的小穴咬的我這樣緊,是不是就想讓人好好的插一插呢?」銀勾起嘴角,但凜冽冰寒的眼睛里卻再沒有一絲的笑意。有的只是身前這個女孩帶給他的感官,強烈的……要命的……緊致的讓人想此刻馬上死去的。

      「不要再說了……」好羞恥啊……此刻,她真的像他說的那樣緊緊的吸附著他,好似不愿他離去那般。她自己都感覺得到那些細肉芽褶皺宛如有意識般的吸附著他那堅硬無比的巨物,甚至……甚至她都能感覺得出他的形狀……「為什幺不說呢?玲瓏的小穴好軟……好嫩,還緊的要人命,又真的好濕……蜜液都流出來了,你看……那幺多,都流到了地上……玲瓏原來好淫蕩!埂竼鑶琛竽悴灰僬f了……」隨著他那樣的浪話兒,和粗壯分身的不停歇的頂弄,玲瓏覺得身體一陣陣熱浪翻騰過,自己的確如他所說的那樣……那樣淫蕩啊。

      「好玲瓏,更緊了……,又要高潮了幺?原來你喜歡聽我這樣說啊……」站直了身體,銀再不動彈,只是一個指響,那邪惡的蔓藤將玲瓏愈加的縛緊,勒得嫩肉都突起來,更別提那一對飽脹的玉乳,凸起的像兩只碩大粉色桃子。蔓藤提著玲瓏一下下沈重的撞擊刺穿在那根挺立起來的火熱男龍上面……不斷的套弄,次次盡根沒入,力道大的幾乎令她窒息。

      雙腿之上兩條黑褐色的樹藤再次不安份的攀高,游移至女孩的腿兒根處,伸展出觸手,一邊一片捉住她那兩瓣早已綻放的花瓣,滑不留手的蜜液浸淫似乎另樹藤們不好動作的很,不得已只好微微用力縛住,才能向兩側拉開,那嬌嫩的花瓣被拉的好開,幾乎繃直……另銀進出的更加無所阻擋。

      他低頭就能看見那個甜蜜的小洞正在向自己前所未有的敞開著,無辜的,無恥的被迫敞開!甚至他都能看見被自己巨碩的分身翻帶出來的粉紅色嬌嫩壁肉,還有連帶著的滑膩汁液,此時香甜更甚。這畫面另銀心內一陣陣翻騰,妖綠的眼眸色澤更深沈如碧波,流暢著掩飾不住的巨浪……女孩渾身哆嗦著,在此時此刻無論心尖兒或敏感的下體都酥麻萬分,偏偏這人還如此的折磨著她……忍耐與渴求,羞恥與欲望,她好像不管不顧的說「用力啊,混蛋!」不知何時那細密的幼藤如附骨之蛆般逐漸貼近那滴早已充血泛紅、可憐兮兮的小珍珠上……輕騷……再纏緊……微微蠕動……又用力一拉……「啊啊啊……不要啊……」玲瓏無法反抗也無法動作,再也忍受不了的,可恥的覺得蜜液流淌的更洶涌了,濕滑粘膩的水波泛濫成災……她甚至不想要他停啊……「銀啊……」她一聲聲脆弱的呼喊,身體顛簸在他那根永遠堅挺的巨棒之上,兩團軟綿的渾圓上下翻飛,乳波蕩漾。啊……她不行了,身體繃緊,即使她現在的樣子是如此的淫靡不堪,可是高潮還是一如既往的要來了。

      速度越來越快……她腳背兒都舒爽的蹦起來,她期待著,期待著那絕頂的快樂將她淹沒,快一些吧……「啊……更大了……」蜜穴中的分身漲得更大了!密實的嬌穴中被抽插的再無一絲縫隙,而玲瓏穴壁也夾緊開始密實有力的收縮著。

      「嗯……」每一次不受控制的夾緊都舒爽的銀悶哼一聲。

      「要我一起幺?小玲瓏可真貪心!广y伸出手掌一下下隨著她的到來粗暴的鉗住她圓潤的胸脯,掐住她嬌嫩俏立的乳尖,弄得她一陣陣哆嗦。他碧綠的妖瞳瞇起,瞧著眼前女孩意亂情迷的模樣,「嗯……真美!剐⊙绢^吶喊著,臉頰緋紅,而穴兒中卻越發的抽的死緊,密密實實的類似柔軟但堅定的小嘴兒,更甚至那一下下有規律的吸吮收縮更加頻繁,知道她馬上就要來了,銀再也無法忍耐,大力而粗暴的狠狠頂入,每一下都伴隨著再也壓抑不住的嘆息,終于在她昂起頭顱嘶喊出來的時候釋放了自己的精華……「啊啊啊啊啊……要死了……」一股濃而燙的液體噴灑在了她的深處,好熱……女孩一陣陣眩暈,身體好像已經不是自己的了,穴兒一個冷戰激靈,瀕臨死亡的快樂快速竄遍全身,身軀不住的輕顫,眼前絢爛的光芒滑過,高潮已經來臨……可是銀還不放過她,他嘶吼著,因為這滅頂般的緊致,因為這一股伴隨著她泄身的大股靈力澆灌。他雙掌捉住那對及其豐滿滑膩的翹臀,大力的捏的幾乎變了形狀,深沈用盡全力的又頂弄了十來下,拖長享受著懷中女孩所帶來的高潮余韻。

      玲瓏顫抖不已,尖尖的十指彎曲扣入了縛緊她的蔓藤,腰背弓起,舒爽的簡直沒了知覺。然后……又是一片沈寂的黑暗,她暈了過去。

      「呵呵……」好聽而低沈的聲音響起,銀抽出得到滿足了可是已然堅挺的分身,沒了阻擋,女孩飽受蹂躪的泥濘蜜穴中流淌出一股股的白色淫液,一滴一滴淋到了地下。

      他將手指插入那處依舊在收縮著的、溫暖迷人的所在,淺淺的來回進出,手指卻瞬間被染濕,然后將那復雜莫辨的液體涂抹在了女孩飽滿鼓脹的胸脯上,再低頭一絲絲舔去,美麗的眉宇間僅是妖嬈……女孩似乎在睡夢中也嗚咽一聲,不知是討饒還是意猶未盡。

      感覺到這小東西的貪心,銀探出舌尖舔舔艷紅的唇,又笑了起來,「呵……」撫摸著女孩海藻般濃密的頭發輕輕的說道,「好女孩睡去吧,別急……或許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