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th id="7kgxe"><track id="7kgxe"></track></th>
    <tbody id="7kgxe"></tbody>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tbody id="7kgxe"></tbody>
  • <em id="7kgxe"><object id="7kgxe"></object></em>

    <tbody id="7kgxe"></tbody><li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li><rp id="7kgxe"></rp>
  •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
    您的位置:

    首頁> 古典武俠> 【玫瑰刀】【第一部完】

    【玫瑰刀】【第一部完】 - 【玫瑰刀】【第一部完】

    玫瑰刀第一部


      百風城的二小姐(一)


      “我本來不是這樣一個人的我是一個劍客!


      在這座小城最好的客棧里,龍文這樣想著。


      他赤裸著精壯的身軀,半躺在床上,雙臂放在腦后,有點落寞地想著。


      每次做愛以后,他都會不由自主地涌出這樣的想法。


      他望了望他身邊躺著的人。那人沉睡著,面容姣好,長發散亂,白皙的臉上還掛著淚痕。


      她當然是個女的,很年輕,而且沒穿衣服。


      這昏睡在錦被中的女郎不是他的愛人,更不是妓女,她是他搶來的。


      “現在,我是一個淫魔!


      他是一個色魔。


      武林中的色魔。


      人人都知道有一個叫“玫瑰刀”的色魔,這色魔跟臭名昭著的“風流邪道”顧朋、“驚天指”雷獨合 稱三大淫魔。


      武林中的色魔,一向為人所不齒,也一向是正道人士的公敵。倘若不幸被擒,那可一定不會有甚幺好 結果。只把命送掉算是幸運的。


      但是他不怕。他對自己的刀法很自信。他的師傅明月上人教他的內功心法和刀法,他已經全部會,并 且自己加以演繹,已經是一套難敵的武功。


      又點起幾根燈燭,使屋里亮如白晝。


      他伸手將那女郎摟住,另一支手輕輕揉著女郎柔軟的乳房。


      “不要”那女郎迷迷糊糊地說著。


      “求求你,放過我吧”


      女郎哀求的聲音使他心中頓時涌起虐待的欲望。


      三天之前,他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與三個男人打架。


      那三個男人都是無量劍派的,武功都不弱。但顯然不是她的對手。她穿著一席明黃色的衣裙,纖纖巧 巧地舞著她的劍,她的劍招卻像她的人一樣冷艷而兇狠。


      她打敗了那三個見色起意的登徒子,卻沒想到自己成為一個淫魔的目標。


      他被她欺霜勝雪的膚色和高傲的眼神所吸引,決定要強 ?奸她。


      他化了兩天時間搜集關于她的信息。打聽到她是百風城城主郎百風的女兒,郎月。在當地是艷名遠播 的冰雪美女,尚未嫁人,求親之人倒是不多,大概多數都因為自己條件不行而被嚇退了吧。別的不說,郎 二小姐見面以后的一場劍法比試就讓許多人望而卻步。當眾輸給一個女孩畢竟是許多男人受不了的。


      他知道她每天晚上二更會去后花園練劍,那時候只有她的一個師叔陪著她。


      于是這天晚上,他潛入百風城的后花園。


      二更時分,郎月和她的師叔果然來了。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勁裝。


      那女郎迷迷糊糊地推拒著,卻被他摟住腰肢,向懷中輕輕一帶,女郎翻了個身,整個赤裸的嬌軀便溫 溫軟軟地壓在他的身上。


      他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上,蓋住她的屁股,感受著女性臀部的形狀,輕輕揉搓著柔膩的臀肌。


      “我的二小姐,這樣好嗎?”他的嘴緊貼著她的耳朵,耳語著。


      “不要”女郎神志清醒了一下,登時羞不可抑,便用手撐著他的胸膛,想要起身。


      他等到她撐直雙臂后才抓住她的手腕,向兩邊輕輕一分,說:“來吧!


      女郎立刻聽話地重新撲倒在他懷里。


      他的手用力擁住她的背部,將她緊緊壓在自己胸口,他感覺到她的乳房被擠壓得變了型,乳頭被自己 的胸肌壓得凹陷進乳房。


      另一支手依舊揉搓著女郎的屁股,并含住她的耳垂兒輕輕舔著。


      女郎拼命掙扎了幾下,可惜經過前一場蹂躪,體力已經所剩無幾,很快就軟軟地趴在他的身上喘息起 來。


      他帶著一個面具,突然出現在后花園中,向她和她的師叔挑戰。


      她的師叔當然不會讓侄女去迎戰,于是和他動上了手。


      只三招就分出了勝敗。


      老人出招太慢了,他想。他利用自己的速度,三招之內就砍傷了他的大腿,點中了他的檀中穴,使他 昏厥過去。


      然后直接向郎月撲了過去。


      郎月對于師叔的失敗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刀已經到了她的跟前,她才想起來用劍來招架。


      他故意把刀勢停了一下,使她的劍能夠架到他的刀。


      然后一個旋刀勢,帶動那劍一起轉動,郎月只覺手里的劍被一股大力帶動,拿捏不住,啊的一聲,長 劍登時脫手而出。


      他已如鬼魅般閃到她的背后。


      郎月只覺有人在自己背后伸出手來,摟住了自己的乳房,大驚,剛要張嘴叫喊,卻一下失去了意識。


      他點倒女郎,得意地笑了一下,從隨身攜帶的錦囊中掏出了一朵鮮艷的紅玫瑰,放在昏倒的老人旁邊 。然后抱起郎月,運起輕功,騰空而去。


      玫瑰刀第一部百風城的二小姐(二)


      他感到女郎已經用盡了力氣,趴在他身上喘息著,癱軟的身體微微起伏。身上布滿了細細的汗珠。他 依舊緊擁著她,或輕或重地擠壓著她,用自己的胸膛感受著她乳房的彈性。女郎的的柔軟身體和溫熱的汗 味使他感到很舒服。


      放在屁股上的那支手順著裂縫向下滑去。女郎身體顫抖了一下,想再掙扎,卻只被他用力一摟就放棄 了反抗。


      “不要”她只能這樣哀求了。


      “不要?那你為甚幺不反抗?這樣不是很舒服嗎?你甚幺都不用管,你現在是我的剛才你不是都說了 嗎?咱們武林中人可是一言九鼎!彼贿呎f,他的手指侵入禁地,在柔軟的陰唇上輕輕滑動,不時收回 來蓋在她的屁股上揉搓幾下。


      “嗯放、放開我你這淫魔無恥啊”陰部再次傳來能夠令人融化的騷癢感,女郎斷斷續續地罵著,卻無 可奈何地呻吟起來。赤裸的身體趴在他的身上,最羞恥的臀部被任意玩弄,也想起自己剛才似乎說過及其 淫穢而屈辱的語言,恍乎當中她真的有點覺得自己是屬于這個人的。


      “怎幺樣?沒話說了吧。來,再說一遍剛才的話”他在她耳邊輕聲調戲著她,用言語一點點挑起她的 淫亂意識,打擊著她的自尊。一邊在愛撫陰唇的手指上稍稍用了點力量。


      “哦”女郎好像喘不過氣來似的抬起了頭用力搖著表示不會再說那樣的話。他也不生氣,摟住她的脖 頸,使她的頭無法動彈,張嘴用力吻住了她的紅唇。女郎無法躲避,只好接受。


      由于渾身的各處傳來難耐的感覺,頭部又無法動彈予以排解,無法釋放的性欲使女郎的腿和身體像一 支肉蟲般淫靡地蠕動起來。他暗暗為自己的挑逗技巧而得意,她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依舊無意識地蠕動 著自己美艷迷人的肉體


      他把郎月挾持到自己住的客棧里,他當然有辦法讓早就睡著的店小二一點也不知道他的房里多了個人 。他把郎月抱進屋,向床上一扔,郎月就四肢攤開毫無直覺地躺在那里,臉上非常平靜,似乎一點也不為 即將到來的失身的厄運而恐懼。黑色的長發散在床上。一身黑色的勁裝使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表露無疑。他 伸手在她的兩腿之間撫摸了一下,感到陰阜很高,股間那柔軟的凹陷使他覺得很神秘,有要去探索的沖動 。


      他想了一下這次用甚幺方法來強 ?奸她。他喜歡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來完成自己強暴的性愛。這種感覺 好像自己想出了一種新的武功招式一樣,能使他充滿成就感。老是墨守陳規又有甚幺意思?


      他開始行動了。


      脫去她的鞋襪,然后剝去她所有的下裳,使她的下體在燭光下毫無遮掩地暴露。她的皮膚確實很好, 雪白而細膩。小腿很長,腳踝很細,大腿到小腿的過渡非常婷勻。這使他非常滿意。他伸手扯了扯她亂蓬 蓬的的陰毛,又仔細觀察她的陰戶,那里的狹縫緊密而平整地閉合著,使他既愛憐又想去粗暴地破壞。他 想像著被自己弄完以后那里的樣子。


      黑色的上衣,猩紅的錦被,白皙的下體,任人擺布的驕傲的女郎,這一切在搖曳的燭光照耀下,形成 了一幅淫艷的圖畫。而床外居然下起了瀝瀝的細雨這夜晚真是強 ?奸一個美女的絕妙時機。他這樣想著。


      他并不去剝她的上衣,而是讓上衣完整地留在她的身上。然后盤膝坐在床上,將毫無知覺的郎月拉過 來,讓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雙膝之上,這樣她豐滿圓潤的屁股正好沖著他的臉龐。他解開了她的穴道。


      “唔”郎月呻吟一聲,蘇醒過來。


      龍文覺得女郎的大腿和身體在自己身上蠕動著,光滑的肌膚和自己的肌膚不斷摩擦,亂草一般的陰毛 和自己的大腿和肉棒偶爾摩擦,特別是她的陰唇在他的撫弄下已經開始潤滑了,他也有些興奮起來。


      突然,他伸長了手指,用力地按壓起她的陰核。


      “啊啊,不要!”女郎被突入其來的刺激嚇了一跳,身體卻立刻興奮起來,不斷在他的身上扭動著 。


      “你可真是敏感呀,真是天生淫婦的身體,一百個女人中也沒有一個的!彼稚喜煌,嘴上繼續污 辱著她。


      “不是停!”女郎想要反,可是身體下部傳來的刺激使她無法組織言語。她拼命扭動著身軀,好像 這樣才可以好受一些。蓋在身上的錦被被她弄的滑落下去。


      “沒錯,你看看你的反應,羞不羞呀?來,說一遍,我是一個天生淫婦,乖”他在她耳邊說道。好像 一個父親在哄自己的女兒。一邊又用力按壓了幾下陰核。


      “啊啊啊”女郎羞不可耐,卻又瘋狂地扭動著身軀,她并不知道自己為甚幺會這樣,只是本能地知道 這樣才會好受些。


      他卻將她雙臂反到背后,用一支手捏住她的兩腕,再將她不斷扭動的身軀再次箍在自己胸前。


      又用自己的腳鉤住了她的兩支腳。


      女郎登時緊貼在他身上無法動彈,可是他另一支手卻更加放肆地玩弄著她的陰核。難耐的感覺使女郎 用力掙扎想要活動身體?墒撬牧α渴顾揪蜎]有可能活動。


      “哦不要求求你放開啊”女郎四肢無法動彈,似乎更加強化了陰部傳來的感覺,她呻吟的聲音越來越 大。龍文覺得自己的手指已經全被女郎分泌的淫水沾濕了。


      “你看你濕成甚幺樣了?承認自己是淫婦了吧?承認了我就放開你的手腳”他繼續攻堅,又開始舔她 的耳垂兒。


      “啊我我”她神志有些迷亂了。


      “說,我是一個天生淫婦!”他忽然厲聲命令道。


      “啊,我、我是一個天生淫婦”女郎羞得嗚咽著,卻終于把話說了出來。


      “我聽不到,大聲說!”


      “我是天生淫婦”


      “再大聲”


      “啊我是天生淫婦!”女郎瘋狂的叫喊在靜夜當中回蕩著,她似乎忘了自己被強 ?奸的事實,忘了自 己剛剛失去的處女之身他翻過身來,將她壓在身下,毫不費力地將肉棒插進了女郎的密穴。


      玫瑰刀第一部百風城的二小姐(三)


      他低頭看著她,雖然看不見她的表情,他也并不在意。他等著她來看他。


      郎月慢慢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床紅色的錦被。(這是甚幺地方?)


      她一手撐在床上,斜著身體向四周看。


      “!”她驚叫了一聲,她看到龍文正笑吟吟地看著她,而自己正趴在他的膝蓋上面。她還看到自己 白皙的大腿,而且自己好像沒穿褲子!


      這人是個淫賊!


      她的頭腦中閃過了這個念頭,又驚又怕,雙手一撐,就想起身。


      可是起到一半,腰部被一股大力向下一壓,她“啊”的一聲,重新趴倒在床上。


      郎月是個不肯輕易服輸的女孩,所以她的武功就要比她的姐姐高得多。她更加用力地反抗,可是壓在 她后腰上的那支手像一支釘子一樣將她牢牢釘在那里,她想起小時候曾用一支釘子將一支蝴蝶釘在地上看 它掙扎,覺得自己現在就像那支蝴蝶。


      她手腳并用,再次扭動著掙扎。她覺得已經用上了全身的力量?伤换仡^看了一眼,心就向下沉去 。


      他只是用一支手壓著她,面帶微笑,盯著她的下身看著。他欣賞著郎月掙扎中臀部形狀的各種變化。 而她豐滿的屁股像是很笨拙地始終在他面前搖來搖去。


     。ò,他在看我的屁股)


      羞恥使她突然用力,全身繃緊,發了瘋似地掙扎起來。


      他沒有防備,壓著她的手似乎松動了一下。(好。


      “別動!”他語氣不快地說道。


      郎月有些害怕,可又哪里肯聽他的,更加用力地掙扎起來。


      “啪!”屁股上傳來一陣突如其來的劇痛。她疼得叫了起來。


     。ò,他打我屁股)


      屁股上傳來的劇痛和羞恥使她無法繼續思考。她重新被按倒在他膝蓋上。


      他一手按住她的腰肢,一手不斷用力打著她白嫩的屁股。根據他的經驗,為征服一個處女,屁股上的 一頓飽打是非常有效的。


      郎月赤裸的屁股上布滿了紅色的掌痕。她疼得哭了起來。


      他把她的雙腿架在肩上,快速地在女郎的秘穴中抽送著他的肉棒。


      “啊”女郎雙足沖天,身體被折成V字。她叫著,美麗的頭顱不斷地搖動,長發在床上飛散開來,雙 手抓緊了身下的床單,可憐的乳房在他的抽送下不斷顫動。


      他抓住女郎的一支手放在她自己的乳房上。他的手壓在她的手上,用力揉搓著的乳房。


      “啊”自己的手帶來的快感使她大聲呻吟起來。


      他松開了手,一邊抽送,一邊看她揉弄自己的乳房。她的手繼續揉了幾下,忽然有所清醒,便慢慢松 開自己的乳房,手放到一邊。


      “啪!”他用力打了她屁股一下,然后粗魯地抓起她的手,重新放到她的乳房上。


      “揉!”他厲聲命令。


      女郎害怕屁股受罰,乖乖地揉弄起自己的乳房,再也不敢把手放下來。


      “這樣才乖嘛!彼H了她一下!斑要再用力些”。


      女郎彷佛受了他的鼓勵,立刻賣力地愛撫自己的乳房。


      似乎是對她聽話的獎賞,他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她毫無抗拒地張開嘴,任憑他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 探索。


      他吸住了她的舌頭。兩人貪婪地互相吸吮著。


      這女郎就要徹底臣服了,他想。


      拍打屁股的力量在郎月毫無知覺的情況下漸漸減輕,漸漸變成了在屁股上的撫摸和陰部的搔弄。她的 啜泣漸漸變成了低聲的呻吟。


      從下身傳來的從未體驗過的感覺使她渾身輕輕顫抖著。十九歲的處女,在百風城中像一個公主一樣, 從來沒人敢欺負過她。父親的管教又嚴,平常跟那些臭男人連話都很少說,所以這樣徹底的欺凌,對她來 說是一種絕大的刺激。


      郎月像一支青蛙一樣趴著,繃緊的身軀早已癱軟,任他擺布。


      他抓住她的大腿向兩邊一扳,大腿立刻松軟地分開。


      兩支手按在緊閉的大陰唇兩側,向外一壓,肉瓣無力地分開,露出了小陰唇和里面粉紅色的粘膜? 憐的陰核瑟縮地顫抖著。


      “哇,郎二小姐的陰戶還真是漂亮呀!彼{侃著。低頭輕輕舔了一下陰核。


      “啊”郎月因為過度的羞恥叫了起來,卻因為陰核受到刺激身體猛地顫動了一下。


      他的臉伏在她因拍打而通紅的屁股上,耐心地舔著她的陰核。那里太干燥,還不適合插入。


      郎月的呼吸急促起來。呻吟的聲音漸漸變大。


      他感到她的秘處開始慢慢蠕動著分泌液體了,差不多了,于是郎月正沉浸在淫猥的感覺當中,突然身 體被抱了起來,從趴在他的膝蓋上變成趴在床上。


      等她想起反抗時,他已經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用力抓住她的腰肢。抬起屁股,使她四肢著地地趴在床 上。他扶著陰莖對正位置。


      “不要!”她驚惶失措,用力向前爬著躲避。


      可是屁股卻被他用力抓著向后一頓“噗哧!”立刻連根沒入。


      “呀!”被撕裂的疼痛使郎月慘叫一聲,渾身的肌肉遽顫。


      他毫不憐香惜玉,立刻開始兇猛的抽插。


      郎月慘叫幾聲之后,兩手一軟,頭無力地趴在床上,疼得昏了過去,白皙渾圓的屁股卻依然高高地翹 著,接受他無情的蹂躪。


      一股鮮血從大腿根部流出,沿著白皙的大腿形成幾股血流,慢慢流到床上。他從枕下翻出一方雪白的 羅帕,替她擦去血跡。然后把沾滿處女鮮血的手帕放好。


      郎月昏昏沉沉,一會兒清醒,一會兒昏迷。她放棄了所有的反抗,只希望快點結束。


      放棄反抗就是快感來臨的前兆。龍文一邊放肆地抽插著屈服的郎月,一邊得意地想著。


      果然,漸漸地她覺得不那幺難受了,反而有一種奇怪而舒服的感覺從被侵犯的地方一波一波地傳了過 來,沖擊著她昏昏沉沉的大腦。而且越來越強烈。她渾身燥熱,身體不由自主地開始配合他的動作。嘴里 也開始發出呻吟的聲音。


      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肉棒退到洞口,只淺淺地進入。


      “舒服嗎?”


      “嗯”她仍存一絲矜持。他突然用力插入!


      “啊”郎月毫無準備,快感使她大叫一聲。


      “舒服嗎?”他一邊問,一邊又開始用力抽插。強烈的快感奪走她最后的理智。


      “啊,啊,舒服”她跪在那里喊叫著,屁股用力向后挺動,本能地追求更強烈的快感。


      他鼓勵似地用力干她。


      深夜的房中,抽插的聲音、肉體撞擊的聲音、郎月呻吟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形成了淫邪的音樂。


      最后,她終于兩眼翻白、渾身顫抖地夾緊了他的陰莖,讓他的精液注入了自己的身體。


      他把郎月摟在懷里,在她耳邊輕輕說“你是我的”


      郎月癱軟地躺在他的臂彎中,昏沉中覺得非常舒適、安寧。她喃喃說道:“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你的” 聲音越來越小,終于沉沉睡去。


      玫瑰刀第一部百風城的二小姐(四)


      他現在正對百風城城主的女兒郎月進行著第二次蹂躪。他要使每一個他強暴過的女人都對他死心塌地 。而郎月又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孩,身材高挑,面目俊美,肌膚白膩。


      要把她帶走。他一邊抽送著肉棒,一邊撫摸著架在自己肩上的兩條長腿,一邊這樣想著。


      郎月現在又進入了迷亂的狀態。雙手握著自己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身體隨著他的抽送不斷地起伏。嘴 里的呻吟聲音也不受控制地越來越大。她在享受快感了。


      龍文抽出了自己的陰莖。


      “嗯?”郎月突然覺得一陣空虛,她不解地睜開了眼睛。卻正看到他正笑嘻嘻地看著她。郎月登時滿 臉緋紅,別過頭去。


      “不要看嘛”她的語氣中有了撒嬌的成份。


      這倒是所有漂亮女孩的本能。龍文苦笑了一下。


      “不看怎幺知道你美呢?”


      “以后聽不聽話?”他的陰莖又緩緩送了進去。


      “嗯”郎月嘆息般地深深吸了一口氣,雙眼合了起來。


      “聽話,我當然聽話,我是你的乖女人”她喃喃地說道。


      “不,是乖乖的奴隸!”龍文糾正她的話,一邊將肉棒緩緩抽出。


      變本加厲她的頭腦中閃出了這個成語,卻立即被陰戶的快感沖散。


      “快說呀”


     。ǚ凑呀涍@樣,說了也沒甚幺)


      “我是你乖乖的奴隸我是你乖乖的奴隸我是奴隸”郎月又一次屈服地說出了他想要聽的言語。他卻感 到她的下體變得更加潮濕了。


      他面對面地抱起郎月,雙手摟住她的屁股,使她的兩腿分在他身體兩側。慢慢地抽送著。


      她將頭埋在他的懷里,在這樣的感覺里沉淪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時候,郎月才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吹剿谀抢锵胫蹒。木桌上放著一堆吃食 。


      和他的目光對視一下,她立刻想起昨晚發生的事,緋紅了臉龐。


      “起來啦,乖奴隸”他笑著說。


     。ㄟ@男人還蠻英俊的)


      “你,你是誰?”她躺在那里嬌庸地問。


      他從掛在墻上的錦囊里拿出了一朵紅玫瑰,走到床邊,輕輕別在她的頭上。


      “原來你是怪不得”她的臉更紅了。


      他看得心動,忍不住坐在床邊,掀開錦被,摟住她赤裸的嬌軀。


      “餓了吧,來,吃點東西!彼昧艘粔K點心送到她的嘴邊。


      她這才感到自己確實已經饑腸轆轆。昨晚體力消耗實在太大了。


      “張嘴呀乖”


      她猶豫了一下,終于紅著臉張開了嘴,咬了一口他拿著的點心。


      “對,以后就要這樣乖乖的喲”。他在她臉上親了一下,用手里的點心慢慢喂她,另一支手在她赤裸 的大腿和屁股上輕輕地撫摸著。


      郎月終于吃完了。她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哇,沒想到你還挺能吃的!饼埼恼{侃道。


      “誰叫你昨天把人家”話沒說完,又緋紅了臉。


      媽的,一場強 ?奸就變成了羞人答答的弱女子。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了這樣一句粗俗的話。他當然不會把 它說出來。


      “是嗎?以后時間還長著呢!彼稚狭舜,將她摟住,手直接放到她的陰戶上搔動起來。


      “不要”郎月無力地拒絕。


      “不要我?好呀。那你自己來!彼氖,放到她的兩腿之間。


      “啊,這是干甚幺?”郎月不明所以,有些慌亂。


      “手淫呀,以后我不在,你就可以這樣!


      “我不要呀,這樣不好”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他不理她,只是用力將她的手壓在她的陰戶上,然后按壓起來。


      “呀別,不要!”郎月細細地叫了起來。經過了休息,她的身體對于愛撫更加敏感了。


      “不許放開。不然小心屁股”他威脅地在她赤裸的臀部拍了兩下。


      他松開了自己的手,她果然聽話地繼續活動著自己的手。沒有移開。


      昨晚屁股挨的一頓飽打,真的令她心有馀悸。


      手淫帶來的感覺使她漸漸開始喘息。


      “哪里舒服就向哪里摸”他欣賞著她的樣子,一邊出語暗示著她。


      她找到了自己的陰核,戰戰兢兢地在那里壓了一下。


      “哦”觸電般的刺激使豐滿的屁股猛地向上挺了一下。


      “對嘍,就是那里,繼續呀!


      他的暗示使她更加賣力地揉搓著自己的陰核。呻吟聲大了起來。白軟的肉體在床上不停地扭動起伏。 豐滿的乳房隨著身體的節奏顫動著,乳頭翹了起來。


      “濕了沒有?”他在她耳邊哈著熱氣問道。一邊把她的另一支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啊,啊,濕了,真的濕了”她紅著臉回答。


      “插進去!”


      她立刻將自己的手指插進了自己的肉洞。另一支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她亂喊著。


      “會了嗎?”


      “啊會了,我會了,我會手淫呃”郎月白膩的肉體突然緊張起來,用力向上挺著胯部,手指用力向肉 洞里挖著。這樣停了一會兒,身體突然一陣顫抖。


      “啊,啊啊”她像垂死的人一樣叫喊著,身體一下一下地抽動著。然后一下癱軟下來。


      這女人就快離不開性了,他這樣想著,為她蓋好被子。


      改變一個女人,把她變成性欲的奴隸,這個過程讓他無比愉快。


      他拿出了他的刀譜研讀起來。


      而被擄來的百風城二小姐郎月,依舊赤裸著她的身體,躺在他的床上,在高潮的馀韻中沉沉睡去。


      武林當中的風雨,從來就是在平靜中醞釀。這種安適的感覺,使龍文突然感到有些不安。他有一種強 烈的感覺,有甚幺事要發生了。


      他的感覺沒錯。天下第一女捕頭“玉女追□”冷雪,帶著她手下的“星星”小組,已經盯上了他。


     。ǖ谝徊客辏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