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th id="7kgxe"><track id="7kgxe"></track></th>
    <tbody id="7kgxe"></tbody>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tbody id="7kgxe"></tbody>
  • <em id="7kgxe"><object id="7kgxe"></object></em>

    <tbody id="7kgxe"></tbody><li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li><rp id="7kgxe"></rp>
  • <button id="7kgxe"><acronym id="7kgxe"></acronym></button>
    您的位置:

    首頁> 古典武俠> 【黑騎雙燕】(1-3) 【完】

    【黑騎雙燕】(1-3) 【完】 - 【黑騎雙燕】(1-3) 【完】

    黑騎雙燕

    作者:臥龍生(偽作)


      內容簡介:

      隋管,初道江湖,在奇遇中得到了百年的功力和邪道功夫?吹搅烁鲙团蔂幇晕淞,邪魔縱橫。采“花”高手,色中高人,搞得江湖邪氣旺盛,正派人也隱姓埋名。

      隋管憑著自己的絕世武功,超凡的機智,力誅群魔,智斗淫女,巧妙的處理艷遇,與七位美女結成伉儷,最終江湖恩仇奇解,風平浪靜。

      此書臥龍生先生又一新作,書中的男主人公武功蓋世,風流瀟灑,女主人公愛的狂望,情意緞綿。本書文筆生動,栩栩如生,讀后有身臨其境之感。


    (一)

      “山又高呀,水又深,你在東來,我在西。山把我們分,水把我們隔,我總有一天等到你!

      你字剛完,對面那家“神仙葬儀社”右側那扇門一開,一位眉清目秀、腦后綁著兩條長辮子的黃衣少于立即瞪著他。

      隋管將口中的牙簽剔了一剔,放回手中重又唱道:“山……”

      黃衣少女皺眉輕聲叱道:“臭水管,你煩不煩呀,每天大清早就在唱‘我總有一天等到你’,你到底在等誰呀?”

      隋管斜睨她一眼,淡淡的道:“你啦!”

      黃衣少女雙頰倏紅,卻白了他一眼,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說完,頭一縮,就要關門入內。

      “哇操!等一等,劉姑娘,阿鶯妹……”

      “住口!你這是什幺稱呼?”

      “哇操!你是不是姓劉,復姓鶯鶯?”

      “是呀!”

      “上回我喚你‘流鶯’,你自己黑白想象成‘落翅仔’,我經過這陣子懺悔及檢討,才研究出這個稱呼,有何不妥呢?”

      “哪有這幺長的?”

      “哇操!長才贊哩,很多的查某最喜歡長哩!”

      劉鶯鶯氣得抓起自己的右靴疾擲過來。

      “哇操!惱羞成怒啦!保持一點風度嘛!”

      “叭”一聲,他的右手已抓住那只右靴,只聽他一皺眉,道:“哇操!有夠臭,流鶯,你一定有香港腳!”

      “叭”一聲,隋管只覺右腰一疼,全身立即無法動彈,斜眼一瞧,立即看見那只全新的左靴已落在凳下。

      “哇操!你會使妖法呀!”

      劉鶯鶯瞪眼走到凳旁,以那雙全新的靴尖夾著隋管的右耳,道:“不錯,我最喜歡長,喜歡你的耳朵變長啦!”說完,緩緩地向上拉去。

      “哎!哎!疼死我了,快松手呀!我的耳朵快要斷啦!”

      劉鶯鶯重重的將耳朵一扭,方始穿上新靴離去。

      “哇操!你真的在生氣啦!別這樣子嘛!常生氣會長皺紋的啦!別生氣啦!”

      劉鶯鶯轉身白了他一眼,在隋管的庫腰連拍了三下,立聽隋管叫道:“哇操!流鶯,你可真狠哩!”

      劉鶯冷哼一聲,右手一揚,作勢欲拍!隋管身子一翻,墜落地上之后,立即爬了起來,只聽他訝道:“哇操!我怎幺又會動啦!有夠奇怪!”

      “神經病,你如果不會動,豈不是死掉啦!”

      隋管領教過她的厲害,立即問道:“阿鶯,你今天怎幺穿這幺‘水’呢?”

      “要你管!

      “哇操!別這樣子嘛!咱們好歹也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嘛!”

      “哼!跟你這種油腔滑調的人一起長大,是我最大的……”

      “福氣?對不對?”

      “對個鬼啦!我險些被你氣死哩!”

      “哇操!阿鶯,瞧你出落得沉魚落雁,將來不是皇后娘娘,至少也是一品夫人,怎幺可能英年早逝呢?”

      “你才英年……算啦!不跟你扯啦!我該回去準備拜拜的東西啦!”說完,果真“向后轉”“起步走”了。

      他邊走邊忖道:“媽的,這幺多人,總會有親友‘嗝屁’的吧!偏偏沒有人登門買棺材,真是不上路!”

      ××××××××

      離城里余遠處有一片樹林,林中所植都是柳松,在林中央有塊十余坪大的木屋,屋中住著一位體格碩健的啞巴青年。他在三年前來到此地,正值有三名大漢盜伐,與兩名負責看守之中年人大打出手,經他一出手,那三人立即被送官究辦。盡管如此,那兩名中年人由于經常發生盜伐及揍人事件,兩人越想越不對勁,便婉拒高薪辭職了。林場主人請一位稍懂手語之人與啞巴青年比手劃腳,商議好一陣子之后,啞巴青年就住在林中了。

      沒人知道他的來歷,可是,便沒有人敢來此盜伐了,因為,他不但行動敏捷,而且有一種特殊的追人本領。從那天起,他有空就來找啞巴青年,啞巴青年坐,他就坐在一旁瞧著,啞巴青年走,他也就跟著走。足足的一年之后,啞巴青年方始與他比手交談,每當啞巴青年雙掌握圈并先并靠再往外移,他就知道是在叫“水管”了。隋管只要將雙唇一翹,右掌在臀后比出尾巴,啞巴青年便笑嘻嘻的明白隋管在喚他“鴨兄”。

      兩人各比各的,久而久之,逐漸的能夠溝通心意了,于是,隋管來得更勤了,他已將此處視為心聲傾吐處了。

      且說隋管來到木屋前面,突然看見鴨兄坐在房中簡陋的桌前,手持一把小刀正在一截斷枝上雕刻著。隋管剛停身,鴨兄朝他一笑,示意他坐在另外一塊木頭上面之后,立即又專心的雕刻著。

      隋管坐在圓木頭上面瞧了一陣子之后,突然邊比邊叫道:“哇操!鴨兄,你是不是在刻我呀?”

      鴨兄點點頭,又繼續刻著。

      隋管一見他挖、削、挑舉、切……一刀刀的刻著,生性好動的他在好奇心漸逝之后,立即邊比邊道:“鴨兄,我替你去巡察一下!”

      鴨兄點點頭,指了指遠處灶上的鏈子,繼續刻著。

      隋管掀開鍋蓋,立即聞到香噴噴的味,仔細一瞧,鍋中居然煮了數只雞腿,他立即拿起一支邊啃邊走了出去。他在林中繞了半圈,將雞骨頭隨意一擲,走到林葉茂盛之處褪下褲子,立即“端槍”準備要“繳水費”,倏聽前面一株樹后傳來一聲少女的叱喝;“不要臉!”他嚇得急忙關妥“水龍頭”匆匆的拉起褲子系了起來。

      只見一位頭戴圓形草帽、一身降裳勁裝的女人自樹后站了起來,隋管只匆匆的一瞥,對方便已朝林后掠去。

      隋管暗罵一聲:“哇操!有夠哀,居然免費被人‘觀光’,媽的,這個幼 齒仔和方才在那邊干汁幺?”他走過去一瞧,立即發現樹干附近濕了一大片,他不由暗罵道:“哇操!真是作賊的喊捉賊,我被耍了!蓖灰姌涓膳赃吜碛幸涣|S色圓物,隋管拾起一瞧,只見那是一粒蠟丸,輕輕的一搖,里面竟有輕響,他不由一怔!由于那泡尿之怪味不大好聞,隋管以足尖挑起落葉及泥土將它掩上之后,立即拿著那粒蠟丸走向木屋。

      倏聽遠處傳來一聲脆喝:“站!”

      隋管一見是方才那位降裳女人從遠處“飛”了過來,他嚇得立即跑回進木屋,然后迅速的關上木門。

      鴨兄怔了一下,比手勢問道:“什幺事?”

      隋管尚未回答,倏聽“砰”的一聲,那扇木門居然被震成十余塊碎片,那些碎片逕射入木屋中,嚇得隋管慌忙蹲下身子。鬼精靈的他,趁著蹲下之際,迅速的將那粒蠟丸塞入了左鞋中,而且佯裝害怕的瑟縮在桌下。

      鴨兄緩緩的站了起來,默默的瞧著自門外射入之女人。那女人倏地剎身,炯炯的盯著鴨兄。好半晌之后,只見她不由自主的后退到門外,倏見她轉身一彈,迅速掠向地方才與隋管會面之處。鴨兄卻仍然凝立不動。隋管自桌下走到鴨兄的面前,豎起右手拇指,道:“贊!罩得!”

      鴨兄卻突然比起手勢問道:“發生什幺事?”

      隋管聞言,雙頰倏紅,因為他怎能將自己春光外泄的臭事說出來呢?他正在編詞回答之際,倏見鴨兄將他拉到身后,同時凝視著門外。隋管只覺被握之處,好似被烙鐵扣過般劇疼不堪,不由拚命的撫揉,雙眼也緊盯著門外的動靜。

      絳影一晃,那女人重又站在門口,只聽她冷冰冰的問道:“把蠟丸交出來!”說完,緩緩的走了進來。倏見鴨兄將雙臂一抬,左掌扣拳,右掌箕張分別放在胸腹之間。絳裳女人雙目一閃,倏地退到門外,只聽她拱手沉聲道:“魯東‘雙燕堡’公孫虹見過大俠,請問尊姓大名?”

      鴨兄似石人般不但不回答,而且連架勢也未動分毫。公孫虹神色一冷,立即冷冰冰的道:“閣下雖然武功高強,也不該如此藐視人!

      隋管忍不住叫道:“他是啞巴啦!”

      公孫虹怔了一下,立即仔細的打量鴨兄。鴨兄視若無睹的凝立不動。半個盞茶時間之后,只聽公孫虹喃喃自語道:“不可能的,身有缺陷的人絕對無法練到如此駭人武功的!”說完,立即又陷入沉思。

      隋管見狀,悄悄的探頭一瞧鴨兄的架勢,忖道:“哇操!這幺隨便一比,就可以把人嚇成這副模樣呀!”他立即用心的將它記了下來。

      倏見鴨兄身子輕輕的一顫,這一輕顫,若非隋管正在偷學架勢,根本無法瞧見,因此,他立即朝門口瞧去。只見那女人將圓帽脫下放在身旁,你十只細如嫩筍的纖指接著輕輕的解開勁裝右胸那排襟扣。

      一粒,二!K于全部解開了,只見她那張艷麗的臉孔綻放出嫵媚的一笑,然后酥肩輕聳,緩緩的將上衣自酥肩滑下,不久,終于露出一座雪白高聳的右乳。

      鴨兄將牙一咬,冷冷的盯著她,公孫虹低嗯一聲,繼縷褪下左衫,不久,立即也露出雪白高聳的右乳了,她不經意的一扭,那兩座乳峰立即一陣輕顫。

      鴨兄的身子倏地一頓,只見他吸口氣,立即又凝立不動。

      隋管沒來由的全身一熱,那泡住憋之尿似乎要沖破“石門水庫”而出,記得他夾緊雙腿,汗水立即泌了出來。

      公孫虹又嫵媚的一笑,緩緩的將勁裝往下褪。

      不久,勁裝已經完全褪下圓臀,隋管一見到那條小的不能再小、緊緊包住圓臀及“桃源勝地”的白色褻褲,立即閉上雙眼,汗水泉涌而出,紛紛沿腿流至鞋中。

      公孫虹右腳一抬,正彎腰要褪去勁裝之際,倏見鴨兄雙臂一振,“砰砰”兩聲,公孫虹立即被震飛出丈余外。

      “哎喲”一叫之后,她立即僵臥在地。

      隋管“啊”了一聲,叫道:“哇操!鴨兄,你會使妖法呀?”

      鴨兄卻連比手勢示意隋管去替公孫虹穿上衣服。

      隋管雙手連搖,邊比邊道:“哇操!她會揍我啦!”

      鴨兄搖頭比道:“不會,她若揍你,我再揍她!”

      “可是,我……她光著屁股,我……”

      “沒關系啦,把眼睛閉上!”

      “這……鴨兄,你替她穿啦!”

      鴨兄雙頰頰紅,雙目一轉,比道:“我替她穿?她若要揍你,你怎幺辦?”

      “我……好啦!哇操!今天是什幺日子,怎幺一直在沖煞我呢!”嘀咕聲中,他已經走到公孫虹的身邊。

      公孫虹冷冷的道:“臭小子,你敢碰我!”

      隋管身子一頓,立即欣喜的跑回屋內,邊比帶說道:“哇操!鴨兄,她好兇喔!她不準我碰地哩!”

      鴨兄比個“別理她”的手勢,立即拉著隋管走了出去。

      隋管只好硬著頭皮將勁裝往上拉。哪知,拉到她的臀部之時,由于那對雪白的臀部翹得太離普,勁裝竟被卡住了,急得他只好邊按邊拉了。那細嫩光滑的臀部肌膚摸在他的手中,癢在他的心中,逗得血氣方剛的他不但汗粒猛流,而且呼吸也粗濁了。他的手繼續閃縮而上,直到她大腿的內側根部,輕輕的鉆了進去。馬上,他感到沼澤地帶正下著綿綿春雨,茂盛的芳草叢中一片水漬!他稍一進入,馬上停止,她卻長長地嘆了口氣,活像看到了希望的影子,暫時滿足到幻想之中。

      他好不容易通過圓臀這一關,當面臨雙峰那關之際,由于公孫虹的“麻穴”受制,雙臂僵硬,他穿起來更緊了。他逼得只好抱著她的身子替她穿上衣衫了,他把臉貼在她的乳溝上,只感到無比的溫暖和酥軟,加上她急促的呼吸,越叫人為這兩團火球的灸灼而心動!他更加的喘呼呼了!

      公孫虹被他這一陣胡摸亂碰,臉上冰冷融化了,代之而起的是媚眼流波,嬌顏通紅,連鼻息也為之略現急促。

      鴨兄見狀,神色倏顯厭惡,右掌悄悄的一指,公孫虹只覺眼前一黑,立即不醒人事的閉上雙眼。

      隋管怔了片刻,一見鴨兄望向遠處,他只好納悶的替她合上襟扣,等弄妥起身之后,他那件背心及短褲已經濕透了。

      鴨兄朝他一笑,逕自走向屋中。

      隋管忙問道:“哇操!就把她擺在這里呀?”

      鴨兄比個“別理她”的手勢,繼續入內。隋管剛走了三步,突覺左腿突然又脹又燙,他立即想起那粒蠟丸,可是,他伸手入鞋中挖摸一陣子之后,卻毫無所見。他忙脫下鞋子,哪知,有看沒有到,他不由怔道:“哇操!難道掉啦?”他穿妥鞋子,起身欲尋找,卻覺那股脹燙之氣由腿根迅速的蔓延到腹部,胸口,頸部,他嚇得急叫道:“鴨兄!甭曇舴綋P,他只覺頭兒一暈,立即朝前趴去。

      倏見鴨兄電般一閃,立即挾著他掠入屋中。他將隋管放在木床上面,只聽隋管“哎唷”一叫,立即暈去。他以為隋管中了公孫虹的詭計,因此,立即由頭瞧到腳,哪知,毫無傷痕,他立即搭上隋管的右腕脈。他倏覺右手食中二指好似觸電般被隋管的右腕裂震得隱隱淵疼,他在訝異之際,立即振臂默察。只見他驚喜的又在隋管的身上按捺一陣子之后,突然躍上木床,雙腿一并,默默的閉眼吐納調息。好半響之后,他睜開雙眼疾涼到公孫虹的身邊。他一見她尚暈倒在地,又在她的身上連拍三下之后,方始回屋。

      只見他盤坐在隋管的身旁,吸口長氣之后,雙掌立即在隋管的全身大穴迅速的拍打起來,屋中立即響起一陣“叭……”聲響……

      好半晌之后,只見鴨兄滿頭大汗的停止拍打,他瞧隋管鼾息微鳴的睡著了,他露齒一笑,迅即在旁調息。

      ※    ※    ※    ※

      夕陽西沉,倦鳥歸巢,鴨兄也醒了。他摸摸隋管的身子,不由微微一笑。哇操!這也難怪他會高興,因為,他在幾個時辰之中,已經將一個平凡小子改造成為一位擁有駭人內功之人。不過,他并不愿意讓隋管知道此事,他將那股熱氣引導入隋管的全身百脈之中,以免替隋管惹禍。

      鴨兄含笑走出木屋,一見到昏睡的公孫虹,笑容立僵,只見他提起右腳尖,在她的身上輕踢數下,立見她醒了過來。她躍起身子,仔細的整理衣衫之后,沉聲道:“你真的不肯說出來歷嗎?”

      鴨兄瞪了她一眼,將那頂圓帽拋給她,立即走入屋中。

      公孫虹接住圓帽,只覺指尖隱隱生疼,她暗駭對方的精湛功力之余,不甘心的沉思片刻,方始匆匆的掠去。

      鴨兄在屋角灶上炊制半鏈飯及兩道菜,讓它們擺在桌上,另外擺妥兩副碗筷,然后在隋管的人中一掐。

      隋管“哎唷”一叫,立即醒來。鴨兄微微一笑,朝菜肴一指,立即走了過去。隋管一下床,立即朝屋外跑去,只見他般在一棵樹旁撒了一泡尿,打個哆嗦小爽一下之后,方始回屋。鴨兄心中有數,逕自開始用膳。隋管坐在桌旁,邊吃邊問道:“那個‘恰查某’走啦?”

      鴨兄不解“恰查某”之意,立即望著他。

      隋管放下碗筷比個“戎蘆狀”,又作個揍人的姿勢,道:“恰查某!”

      鴨兄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表示她已經離去。

      隋管心中一安,立即笑嘻嘻的用膳。他樂,鴨兄也樂,這一餐吃得很夠愉快,那半鍋飯及兩盤萊早就被吃得一光二凈、清潔溜溜了。隋管將餐具放入竹籃中,搶著跑向江邊去清洗了。鴨兄拿著木棒外出去巡視了。

      半個時辰之后,隋管回到屋中,他一見木棒已不在墻角,心知鴨兄又去巡視,他將干凈餐具放在桌上,立即離去。

      他推開“閻王棺材店”后面,立即看見廚房泛出燭光,他不由怔道:“哇操!頭家怎幺拖到現在才用膳呢?”倏聽一聲:“小子,過來!”

      隋管一聽見頭家在呼喚,忙應聲:“來羅!”立即馬不停蹄地奔了過去。他拉開紗門,立即看見頭家和一位黑張飛般酌魁梧大漢在喝酒,他立即入內道:“頭家,你找我呀?”

      瘦細中年人點點頭,道:“見過黃大爺!

      隋管忙后退一步鞠躬道:“黃大爺,您好!”

      黃姓中年人哈哈一笑,道;“你就是隋管嗎?”

      “是的!

      “瞧你瘦瘦細細的,力氣很大哩!”

      “謝謝黃大爺的贊賞,不敢當,這全是頭家平常訓練有素的功勞!

      “哈哈,老杜,你瞧他的這份玲瓏心性,我喜歡他!”

      “嘿嘿,你喜歡又有何用?他又不喜歡練武!”

      “咦?會有此事?隋管,你真的不喜歡練武嗎?”

      “先祖先在世之時,嚴禁小的練武,臨終之時猶再三叮嚀,因此,小的不敢練武。請黃大爺多加海涵!

      “喔!練武可以強健體魄,有何不宜呢?令尊及令堂難道也不同意嗎?”

      隋管神色一黯低頭道:“先父母及先弟已遭仇人殺害,小的幸被先祖父救出!

      “喔!令祖父原來是為這個原因才不準你練武的呀!你知道仇家是誰嗎?”

      “不知道,因為先祖父從來未提及此事!

      “令祖父叫什幺名字?”

      “隋天勤!秉S姓中年人身子一震,立即望向杜姓中年人。

      杜姓中年人陰聲補充道:“他的父親名叫隋金堅!

      “喔!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有這幺好的資質,可惜,偏不練武!”說完,徑自端起杯一飲而盡。

      杜姓中年人道:“沒事啦!下去吧!”

      隋管行禮應是之后,立即回房拿著衣衫去盥洗。

      杜姓中年人低聲道:“老黃,你把陽訣練得怎樣了?”

      “也是尚差一成,看來還要再熬一年哩!”

      “哈哈,十年都已經熬過去了,何必在乎這一年呢?只要再等一年,咱們‘日月雙霸’豈不是可以縱橫武林了嗎?”

      “嘿嘿,說得也是,干杯!”

      這兩人乃是十余年前就在江湖上薄有名氣的“日月雙霸”,“日霸”黃地陽及“月霸”杜天英。兩人因為性好漁色、臭味相投而結為金蘭,二人在十年前游黃山之時,竟在“一線天”附近荒洞中找到一本上古秘籍“陰陽拳譜”。兩人原本分別修練陰柔及陽剛掌力,一獲得“陰陽拳譜”,立即各持一半覓地修練內功心法及拳術。

      兩人互干數杯之后,突聽黃地陽低聲道:“更多txt小說下載-美文社- meiwenshe.com老杜,你可知道我為何會突然來此地嗎?”

      “我正要問你這個問題哩!”

      “哈哈!你還記得公孫虹這丫頭吧?”

      “嘿嘿!她是我替她開苞的,我怎幺會不記得?”

      “老社,你可要小心咯!她如今已是‘雙燕堡’的二當家,此番又從少林盜得一!筮丹’,我今晨曾在城郊遇見她哩!”

      杜天英神色一變,急問道:“她真的弄到一!筮丹’啦?”

      “誰也沒有見過,不過,少稱確實曾派入去‘雙燕堡’找過她!

      “媽的!這女人貌美似花,心似蛇蝎,若讓她借‘大還丹’增長功力,倒是一件十分討厭的事情哩!”

      “哈哈!別慌,我已跟蹤她三天了。她尚未服下‘大還丹’,不過,看來她已經知道你在此地哩,你可要小心些!”

      “媽的!我練了十年的陰決,正想試驗一番哩!”

      “老杜,陰訣里面有那玩藝兒呀?”

      “不錯,練陰補陽,愈戰愈勇!”

      “哈哈!傳一手吧!”

      “嘿嘿!那你也來扛棺材吧!”

      “什幺?你要隋管天天扛棺材,就是在你習那玩藝兒呀?”

      “嘿嘿,不錯,我豈會錯過這幺好的練武料子呢?我規定他每天一醒來,什幺事也不準做,就準扛棺材!

      “借助一口純陽之氣,由外往內練,的確是好主意,你打算什幺時候把陰決傳授給他呀?”

      “這小子倔強得很,一定不肯練的,因此,我打算在他睡覺之際,替他打通練功路子,屆時,不由他不肯練了!”

      “哈哈,好主意,幸虧你想得出來,有沒有需要我效勞的?”

      杜天英沉思好喘陣子,點頭道:“難得你來此地,咱們就利用一個時辰替他奠好基礎,你意下如何?”

      “好,不過,可要預防公孫虹突然找上門哩!”

      “不礙事,她無法進入我的密室!

      “好,什幺時候動手?”

      杜天英凝神默察片刻低聲道:“小子已上床,他很快就會睡覺,咱們再喝幾杯,順便商量如何進行吧!”

      于是,兩人就愉快地飲酒商議著。

      ●●    ● ●    ● ●

      半個時辰之后,隋管已經好似上手術臺或在做心電圖般的昏睡在密室中之張木床上面。

      杜天英盤坐在他的右胸前,黃地陽盤坐在他的右腰旁,兩人雙目半瞑,各自默默的運功調息著。

      盞茶時問之后,二人相繼醒轉。只見杜天英沉聲道句:“開始吧!”立即將左掌輕輕的按向隋管的胸間“膻中穴”。右掌亦同時一抬,五指并攏伸直移向黃地陽。黃地陽立即將左掌五指并攏伸直貼杜天英的右掌,杜天英的左掌現掃上隋管的“膻中穴”,倏覺一股勁氣反彈而出,心機深沉的他亦不由自主的一震,他急忙移開左掌。

      黃地陽倏地收回左黨問道:“老杜,你怎幺改變主意了!”

      杜天英含笑道:“我忘了先給他服粒藥!

      “對,對!免得他無心消受強大的內力!

      杜天英趁自懷中掏藥及將三粒白色藥丸塞入隋管口中之際,雙眼連轉,立即暗暗的興起歹意。

      只見他重又擺開架式之后,立即沉聲道:“開始吧!”

      黃地陽按照約定緩緩的將真氣自左掌心渡入杜天英的右掌心之后,悄悄的將左腳心貼向隋管的“環跳穴”。哪知,他的左腳心剛貼住隋管的“環跳穴”倏覺一股勁氣沖了過來,嚇得他急忙移開左腳心,倏覺功竟自左掌心疾泄而出,他暗遭聲:“不妙!”左掌五指一曲扣住杜天英之右腕,右掌立即抓向他的右膝。

      杜天英想不到開始吸收黃地陽的功力,他自認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吸光黃地陽的功力,因此,任由黃地陽抓住他的右膝。哪知,當他發現自己的功力居然泄向黃地陽的右掌心之際,他懊悔了,于是,他的左掌全力吸收黃地陽的功力。于是,兩人的功力好似跑馬拉松般互相穿流著。盞茶時間之后,兩入神色痛苦的冷汗直流,身子輕顫了。因為,他們兩人經過十年的分別修練“陰訣”及“陽訣”內功,一身的陰勁及陽勁更加的精純,此時一混合,立即沖擊起來。他們只覺全身的經脈忽縮忽脹,劇疼至極,偏偏雙方為了擔心對方搞鬼都不敢緊急剎車,于是,繼續自找苦吃了。

      黃地陽在顫動之中,左腳突然碰到隋管的“環跳穴”,功力倏地往“環跳穴”泄去,他馬上覺得稍減疼痛。于是,他的左腳心緊緊的貼住隋管的“環跳穴”了。盞茶時間之后,兩人不再顫抖,因為,他們的功力已經跑得清潔溜溜,哪有力氣顫抖了。相反的,卻輪到隨管在顫抖了,只見他倏地“哎唷”厲叫一聲,被制住的“麻穴”及“百會穴”都已經被澎湃的功力沖開了!芭椤币宦,他結結實實的摔落在床前,立即不停的厲叫及翻滾著。

      黃地陽有氣無力地道:“杜天英,你得到了什幺?”

      杜天英滿臉寒霜的道:“黃地陽,我早知道你突然來此,必有歹意,想不到你卻是想盜取我的功力,你又得到了什幺呢?”

      “不錯,我是看見最后一頁附注:若能將陰訣及陽訣合而為一,天下為敵,才會想來找你的。想不到你比我還狠,居然打算先下手為強哩!所幸我的反應不差,沒有讓你的詭計得逞!

      “黃地陽,你原先打算如何盜取我的功力?”

      “哈哈!只要你將我送過去的功力輸入這小子的體中,我的‘涌泉穴’便可以把功力由這小子的‘環跳穴’吸出來。唉!”

      “嘿嘿!好心計,那你為何不吸呢?”

      “我受騙了,這小子的內功不弱嘛!你的心計太可怕了!”

      “不!老黃?我真的沒騙你,這小子原本沒有內功,他今天一定有什幺奇遇?”

      “哼!少來這套,反正咱倆的功力全泡湯了,咱們到閻王爺那兒之后再好好的輿論一番吧!”說完,右臂用力一振。杜天英神色一獰,立即也左臂一振。

      兩道寒芒一閃,二人的右肋及腹間各插著一柄藍汪汪的淬毒匕首了。只見二人凄歷的一笑之后,立即氣絕。兩具尸體也逐漸的化成兩灘黃水。不久,連榻上之物也漸漸的蝕化了。當那張榻整個的蝕化之后,厲呼翻浪的隋管已經緊緊的抱著遠處的桌腿,在抽搐之中,再度昏迷了。

      筆者利用密室一片寂靜之際,悄消的將隋管這段史無前例的奇遇說明一下,免得各位看官瞧得“霧煞煞”。

      原來,公孫虹在內急寬衣解帶之際,不小心把費盡心機才弄來的少林“大還丹”掉落在地上。等她發現遺失找上隋管之時,那粒大還丹已經被隋管偷偷的塞入鞋中了。隋管在目睹公孫虹那迷人的脫衣舞及胴體之際,早已緊張,興奮得汗流浹背,尤其在替她穿衣服之際,更是汗流似雨。那粒大還丹就在他雙腿移動之中,被他踩裂。汗水滲縫而入,大還丹逐漸的溶化,藥力也自他的左腳心“涌泉穴”中逐漸上移,在他走動之后,上移更疾,他終于暈倒了。他經過神秘的鴨兄替他疏導那些藥力之后,方才乍遇上陰陽掌力,大還丹立即逐漸的發揮藥效了。不過,由于“日月雙霸”的功力不凡,因此他足足的受了半個多時辰折磨之后,方始穩定下來。此時,他迷迷糊糊的昏睡著,大還丹卻不停的忙碌著。

     。

      隋管足足的睡了三天三夜,方始醒了過來,那灘尸水已經被泥土吸光,只剩下黑黃一片。隋管爬起身子,只見自己置身于一個陌生的地方,他正在奇怪之際,一見到桌上的那本破舊的小本子,他立即認出那是社天英之物。因為,杜天英為了激發他練武的興趣,曾經將“陰訣”拿給他看,而且還接連強迫他聽了三天的課。此時,他拿起小冊,向四周張望一下子之后,喃喃自語道:“哇操!怪啦!頭家將這本小冊視若生命,一向不離身,現在只見到小冊,怎幺不見他呢?”他抓起茶壺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立即皺眉道:“哇操!怎幺又冷又澀的,難道他已經離開這兒很久了嗎?”

      他朝空曠的密室一瞧,只見除了遠處石級下方有一個小木箱以外,毫無它物,他立即朝木箱走去。

      術箱并未上鎖,隋管不由忖道:“哇操!既然未上鎖,必然沒有什幺好玩藝兒,不看也罷,哇操!既來之,則瞧之!

      箱蓋一掀,一蓬亮光激射而出,嚇得他慌忙閉上雙眼。好一陣子之后,他瞇著雙眼朝箱中一瞧,立即發現箱中擺著兩粒拳頭粗的圓珠,另外還有不少他叫不出名字的亮晶晶東西。他整個的傻眼了。好一陣子之后,他方始把蓋子放下,忖道:“哇操!頭家原來是有這幺多的寶貝,所以才不會擔心沒有生意啦!”

      他沿著石級邊走邊邊忖道:“哇操!頭家實在有夠神秘,我在這兒住了十年居然不知道這個地方啦!”他走到尚剩下的二個石級,一見到有一扇門關上,立即又踏上一個石級,同時準備開門,哪知那扇門卻在“軋…”聲中自動向外開去。

      他正在詫異之際,突聽見一聲低呼:“爹,有人出來啦!”他一聽見是劉鶯鶯的聲音,立即叫道:“哇操!是我啦!”說完,立即步大行出,倏聽一聲沉喝:“小心,快臥倒!”

      隋管聽話的朝地上一趴,倏聽“砰”一聲,地上立即被他撣了一個深洞,他也吃進了不少泥土,不由“呸”連吐泥土。

      倏聽一陣,“咻……”聲響,只見兩側墻壁中射出一大堆的藍汪汪細針,紛紛自隋管的頭背上方交叉而過。立聽到劉鶯鶯在遠處叫道:“阿管,別抬頭,別動!”

      其實,不用她吩咐,隋管也不會動,因為,他早已經被嚇呆了!

      足足的過了好一陣子,那些毒針方始停止射擊,只聽一陣長長的吐氣聲音過后,立聽:“阿管,你別動喔!”

      隋管輕聲道:“大叔,我不會亂動!

      “好,阿管,我問你,老杜呢?”

      “他沒有在外面?”

      “沒有!你們的店門已經整整三天沒有開張啦!”

      “爹,先別說這些,先設法關掉機關呀!”

      “這……鶯兒,爹若能關掉機關,早在三天前就動手了呢?”

      “這……那就叫阿管一直趴在那兒嗎?”

      “這……那就叫阿管跑過來吧!”

      “爹,你怎幺搞的嗎?怎幺專出這些餿主意呢?”

      倏聽阿管叫道:“阿鶯,把我的棉被拿來!”

      “嘻,好主意,馬上來!”片刻之后,劉鶯鶯果然抱著一床舊棉被跑到門口,只聽她喝聲:“接!”立即把捆成一團的棉被拋了過來。

      隋管接住棉被,輕輕的解開之后,縮回門旁從頭包到腳,喝聲:“讓開!”立即使勁朝門跑了過去!八ⅰ币宦,他好似長了翅膀般直接撣垮門柱,而且又撣破了一道墻壁,撣倒了一口棺材,方始停下身子。他毫無疼痛的感覺,因為,他已經嚇呆了。

      劉鶯鶯父女剛退到門后,目睹這幕奇景,他們也嚇呆了。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